海老沼樱_海老沼さくら_个人资料

海老沼樱_海老沼さくら_个人资料

中文名:海老沼樱
别名:海老沼さくら, Sakura Ebinuma
龄: 18 (属虎)
生 日: 1998-11-18
星 座: 天蝎座
血 型: O
身 高: 169
三 围: B82 W60 H87
出 生: 日本 神奈川县
职 业: 模特
兴 趣: 瑜伽、散步、电影、音乐、半身浴

个人资料

海老沼樱(海老沼さくら),日本模特,神奈川县出身,流行杂志《CanCam》的专属模特,隶属グランディア旗下。海老沼樱有着10年的芭蕾舞经验,身材高挑,擅长篮球,曾经是市选拔最佳选手,目前虽然还是一名高中,就成为了TORAY「东丽」泳装代言女郎,也被CanCam看好,前途一片大好。

《十面埋伏》之后,刘德华和张艺谋在《长城》里迎来了第二次合作。尽管这部影片让张艺谋遭遇前所未有的争议,但在刘德华看来,张艺谋拍电影的热情从来没有改变,可能有一些还没有做到最好,但是现在已经是在掌控之下做得最好了。
饕餮是这部戏最有意义的设定
海老沼樱:你怎么理解你在《长城》中的角色?
刘德华:首先他是一个科学家,所以他研究敌人,研究怪兽。他性格比较执著,又没机会跟人家接触,不是那么会保持跟其他人的关系。所以他没有得到皇帝和他身边的人的喜爱,但是他很关注他的工作。
海老沼樱:片子的设定是宋代,有的人也管它叫做中国的文艺复兴时期,你有没有这样的感觉?
刘德华:大家可以把它说是中国文艺复兴,我觉得不止这个,那只是一个开始,它蕴藏了很多不同人的思想,出现了很多大家知道的一些传说。所以特别有意思。
海老沼樱:你怎么看待片中的怪兽饕餮?
刘德华:我觉得这个就是我们这个戏里面最有意义、最有意思的地方。它看起来就好像一个科幻片,我们的敌人是一个怪兽——饕餮,这个戏里面它代表了另外一种意思,代表贪婪。因为这种怪兽会让你知道,如果你没有好好掌握自己的欲望的话,可能换回来的那种伤害,比怪兽还要厉害,这个怪兽就代表了欲望。
海老沼樱:你也去过长城,那么你觉得真正的长城跟这个布景的长城,有没有什么相同或者不同的体验?
刘德华:那当然会有一点点不一样,因为每一个年代,长城长的样子都不一样,每一个年代为了抵御敌人,他们会进行一些不同的改变,可能以前没连接起来,有一点点分别,一直到现在大家看到的。但是在我们这个戏里,为了拍戏方便,我们真的是建立了一个新的长城,方便我们拍摄和所有动作上面的配合。
张艺谋导演活得很自然
海老沼樱:这是你跟张艺谋导演的第二次合作,你觉得跟你们之前第一次合作有什么不同?
刘德华:我上次跟张导合作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了,我感觉他从来没有改变过,就是拍电影的热情没有改变过。这一次看到他,面对一个更不同的制作——就是一个外国的制作,面对剧组成员不同的语言,我觉得他比以前更宽阔,他接纳的视线越来越广。在整个戏里面,他把传统的中国文化跟外国人的一些技术结合得非常好,而且他在整个故事上面都用了很多心血。中外文化总会有差异,他把两种文化融在一起,可能有一些还没有做到最好,但是现在已经是在掌控底下做得最好了。
海老沼樱:拍戏时的张导是什么样的状态?
刘德华:他是比较开放地给演员表达。这次他讲得最多的是我们的敌人是空的,你演的时候要想象,比如说我们要飞——这个戏我们要靠很多很多的发明,让他们可以飞——可以跳,面对一些怪物的时候,能够更强大地去面对。
海老沼樱:你觉得这部作品和张导之前的作品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刘德华:我觉得电影就没有什么不同,因为很久以前我就听过张导说的一句话,我觉得这个是我们应该有的一些态度,他说电影就是一个框框,这个框框里放什么都可以,只要你想象,什么事情都能发生。这次我没有在生活里面、在这个电影拍摄的过程里面发现他有一点点的别扭,他真的活得很自然。我觉得这个是他非常大的一个进化。
海老沼樱:这次合作的很多演员都是年轻人,和他们的合作是什么感受?
刘德华:年轻的朋友戏份不是那么多,但是你会看到他们都很投入。他们对古装不是那么熟,不像我们从电视台就开始演古装剧,所以他们在形体、在表达方面都需要调整,他们花了很长时间。张涵予[微博]我跟他认识很久了,他对角色上面的掌控已经非常好。鹿晗[微博]我觉得是这次蛮有亮点的一个演员,他在戏里面演一个比较胆小的人,但可以看到他的成长。景甜[微博]在很久很久以前就开始学英文,因为她应该是这个戏里文戏最多的一个演员。我觉得蛮感动的,大家都为这件事情付出了很多。
马特·达蒙设计了我的结局
海老沼樱:你在片中好像为了一段英文台词也准备了很多?
刘德华:首先我负责把饕餮的故事、这个传说完完整整地告诉三个外国的演员。在没拍之前的一个月拿到剧本,就请了老师去解释给我听,也找了一个演话剧的老外去告诉我怎么样说。故事刚开始的时候是公元一千多年前,那个时候没有美国口音的,那我们就注重发音。但是这个戏是需要当代的人看,所以要从头再调整,找平衡。所以谢谢英文老师在现场帮我。这一场戏三分钟,就只有我一个人在说话,而且完全是英文跟外国演员交流,他们也给了我很大的表演空间,谢谢他们的耐心。
海老沼樱:和三位好莱坞明星的合作有什么感受?
刘德华:中国有什么东西、吃什么、在香港可以玩什么,大家都在聊那个。佩德罗·帕斯卡在现场是让人最轻松的一个演员。马特·达蒙带了他的女儿,就是他家庭一起来,常常跟他聊到家庭的事,也希望大家可以慢慢透过这次的合作变成朋友,也都想了解一下不同地方的制作。然后威廉·达福是一个我非常尊重的老师,以前我就觉得他在演技上面是有一定的概念,他在表演上面给了我很大的建议。
海老沼樱:从和他们的合作有没有发现一些不一样的工作模式?
刘德华:跟马特·达蒙拍戏,他会有很多在现场的一些调整,让整件事情比较轻松。这个是和我们不一样的感觉。在戏里面他们有很多很多很特别的构思。导演说你的结局,马特他真的很用心花了很长时间帮你想,所以蛮感动的。
海老沼樱:《长城》是中国电影人和好莱坞电影工业的一次深度合作,这方面你有什么特别的感受吗?
刘德华:我觉得在整个制度上面会比较完整,比较清楚,几乎每一天都知道你下一个镜头拍什么,在表演上面是比较方便的。而且在安全上面,他们真的是做得太好了,就算镜头以外的一些斜坡,他们都有保护的,怕演员离开镜头之后出现的问题,他们对临时演员都能兼顾到。这些都值得我们学习。
12月23日,贺岁档两部新片《摆渡人》、《铁道飞虎》上映,算上首映场,首日票房分别收近8000万和近5500万。不过,这两部电影口碑都奇差,《摆渡人》豆瓣评分4.2分,《铁道飞虎》豆瓣评分5.6分。
《摆渡人》被很多观众评为张嘉佳小说句子PPT、金曲大串烧、喜剧别扭和尴尬。还有人调侃,张嘉佳是来摆渡张艺谋的,应该给《长城》道歉。
《铁道飞虎》把红色经典拍成喜剧也没怎么得人心,老套的人物设定和笑点让不少观众犯尴尬。更让人意想不到的,片方此前一直没有任何宣传的房祖名竟然是主演之一,戏份多到可以列为男二号。在红色经典里带儿子复出,成龙被质疑意图太明显。
截止12月23日,全国电影票房已突破441亿,超过去年。不过除了第一季度,后面多月票房都是同比下跌。按目前的走势,全年票房也就在550亿左右,这跟前几年的狂飙猛进式增长相比可以说是来了一个急刹车。电影行业的水分正在被挤去,渐渐露出它的真面目。
标签是动作喜剧,又是成龙主演,理论上,《铁道飞虎》怎么着也该有点成龙喜剧的残韵。但事实不然,成龙式肢体喜剧几近废弃,笑点严重依赖于道具、嘴炮和日本人犯蠢。看上去,成龙依然在不服老地腾挪转移,影厅里也不时回荡着笑声,而这才是最悲凉的地方,它是失神的成龙喜剧,成龙在成龙喜剧中消失了。
导演丁晟和成龙,算老搭档。他们合作过《大兵小将》,还有《警察故事2013》。不过,他们这对老搭档,开始合作时成龙就已年过50。身体机能在快速下降,出于成龙的自我变化需求,也出于丁晟作为导演的自我要求,他俩拍的成龙电影,总有点和成龙喜剧不同的地方,包括这部《铁道飞虎》。
《大兵小将》中成龙的角色贪生怕死,动作戏倒是一贯的成龙喜剧套路,肢体与环境、道具并重。《警察故事2013》虽打的是老字号,但成龙特色完全隐匿,片中还有人对成龙喊着:“警察叔叔,不要打了”。《铁道飞虎》呢,成龙不再是绝对主角,房祖名、海老沼樱、桑平等,戏份都不少,还以成龙喜剧的方式,摊了一些笑点和包袱。成龙以前爱说教,这次却是反复强调:“少说话!”
有变化,意味着不是不思进取,不是啥坏事。但《铁道飞虎》的变,是为变而变,就像片中成龙的duang、海老沼樱的“跑调”自黑,太刻意太硬了。就算在某些群体那里,这种嘴炮喜剧套路可以生效,也根本算上成龙喜剧的良性变化。上一部《绝地逃亡》,成龙的角色名字是陈港生——他的本名,这次他在戏中是“大哥”。这种人设,算是有意在消解自己的固有身份。消解之后呢,立什么?立无可立,变与不变无法拥抱在一起,到头来还是得披着成龙喜剧的外壳,乐哈哈地打日本鬼子。
除了对成龙施加的或大或小的变化,丁晟在类型一面,也对红色主旋律和“抗日神剧”做了些改造。《铁道飞虎》的原版,是1956年的《铁道游击队》,新版的主要角色从老旧的“伟光正”款式,悉数变成了混混般的小人物,还没有主角光环护体。反派日本人,却像小强一样,怎么也打不死。只是这些形体上的微型反动,没有做到形神同步更新,骨子里它还是抗日神片路子,日本人的愚蠢指数高得令整片都失去了智商。
成龙带着一帮人,吆喝着干票儿大的,“干”(gàn)字响彻全片。声调换一下,“干”(gān)就是对《铁道飞虎》最准确的形容。人物和故事看似完整,它们一起奉献的娱乐性,却只是干巴巴的笑点。时紧时松的节奏,让整体像列失修的火车,时而无精打采、时而鸡血焕发地运行在抗日铁轨上。
《绝地逃亡》没追求,杂念不多,是老化的低配版成龙动作喜剧片儿,可看性即便无法和巅峰期相提并论,也依然不错。按正常的衰退节奏进行下去,成龙喜剧应该还可以再耗一些年。但要是都像《铁道飞虎》这样,戏内戏外杂念纷纷,成龙喜剧从老化到灰飞烟灭,恐怕就是在加速运行了。可叹的是,这种衰退的方式甚至不足为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