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雯婷_个人资料

张雯婷_个人资料

中文名:张雯婷
英文名:Jennifer
年 龄: 21 (属猪)
生 日: 1995-08-12
星 座: 狮子座
身 高: 158
出 生: 中国 台湾台北市
职 业: 学生

个人资料

张雯婷Jennifer,台湾人气正妹,就读于辅仁大学应用艺术专业,最近在台湾PPT上爆红,还被FHM男人帮「七七的粉红对谈」专访,一时成为了热门话题女郎。
微影时代在北京召开品牌战略发布会,公布了首批10个影视项目。发布会上,著名导演曹盾、作家马伯庸、制片人梁超、演员杜淳等来自影视不同领域的主创团队来到现场,参与项目发布。发布会上公布的喜剧电影《断片儿》由葛优、岳云鹏、杜淳等主演,这也是葛优首次参与监制的电影。
发布会上,微影时代推出了以内容为核心的新品牌“娱跃”,包含娱跃影业和娱跃发行。娱跃影业公开发布了10个影视项目,包括著名作家马伯庸的经典《长安十二时辰》、熊顿的《熟女日志》、辛夷坞系列IP、敦煌系列魔幻电影等IP,以及《断片儿》《减肥侠》《雪孩子》《少年幻兽师》《锦衣少年行》《怪探司马洛》系列电影,囊括了喜剧、剧情、动画、悬疑、历史等热门题材,同时将覆盖院线电影、电视剧、网络剧、动漫作品及衍生舞台剧、特展等多个产品。
其中,喜剧电影《断片儿》,汇集了葛优、岳云鹏、杜淳、包贝尔、小沈阳、阿sa等明星,这也是葛优第一次参与监制的电影。影片由郭爽执导,曾参与《九州海上牧云记》等作品的梁超担任制片人,于9月27日开机。
古装动作剧《长安十二时辰》,来源于著名作家马伯庸的经典IP,计划制作成48集同名电视剧,后续将启动大电影等一系列相关产品的开发计划。另外,梁超担任此剧的制片人,曾参与《金粉世家》《王贵与安娜》《裸婚时代》《海上牧云记》《失恋33天》等作品的导演曹盾执导拍摄。
随娱跃影业一同亮相的,还有娱跃发行。娱跃发行透露了接下来的电影合作计划,包括国庆档《王牌逗王牌》《爵迹》两部热门影片,以及即将于11月11日上映的、同名小说改编电影《一句顶一万句》。《一句顶一万句》将由娱跃参与主发行,导演刘雨霖、制片人王兵也在发布会现场与到场来宾进行了对话。这部影片由原著作者刘震云担任编剧,毛孩、李倩、张雯婷、范伟领衔主演。
据电影票房吧及艺恩智库综合数据,截至9月25日,内地票房单周报收3.92亿,与前一周7.27亿的成绩相比下跌将近五成。且7天大盘无一天过亿,无一部影片周票房过亿。9月即将结束,单月累计票房仅为19.09亿。
《大话西游3》单周票房累计8744万蝉联周冠军,累计票房3.34亿,这是是刘镇伟第一部内地票房过3亿的电影。《七月与安生》紧随其后,单周收6869万成为亚军,累计票房1.39亿。《反贪风暴2》单周6817万位居第三,累计票房1.83亿。《追凶者也》一周拿下4374万名列第四,累计1.21亿。
上周公映的新片《逗鸟外传:萌宝满天飞》以三日3449万的成绩位居第五,《樱桃小丸子 来自意大利的少年》首周三日票房1887万排在第六位。《巴黎危机》首周六天票房1176万,仅名列第九。
本周主要有《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湄公河行动》、《爵迹》、《王牌逗王牌》等新片即将公映。冯小刚《我不是潘金莲》退出国庆档之后,这四部新片将成为国庆档票房主力。
没有去年《港囧》、《九层妖塔》这类的话题作和《夏洛特烦恼》这样“黑马”作品,今年的国庆档相比去年显得“冷清”许多。
由张雯婷执导的长片处女作《黑处有什么》即将开启全国十城路演,在上映前提前与部分观众见面。路演首站将于9月28日在北京大学举行。
《黑处有什么》是国内少有的少女成长题材的犯罪类型影片。影片主要讲述了1991年春夏之交中原飞机场家属区内发生的连环强奸杀人案,与一个少女的成长交织在一起。导演张雯婷从2002年写下这个剧本,中间已经过去十几年。除了注入90年代初她在河南成长的记忆,张雯婷还翻阅了大量的史料,去丰满电影的细节。
去年7月,《黑处有什么》在FIRST青年电影展上摘得最佳导演奖,被评委会主席姜文评价为“少有的那么沉着、那么坏、那么荒诞的作品”。之后又入围柏林“新生代”竞赛单元等多个国际电影节。
导演张雯婷并非科班出身,对于为何转投电影,她表示因为看到“很多以九十年代初为背景的青春成长电影,但与记忆却相去甚远。似乎一回忆,大家都自动进入了一种美图秀秀的模式。于是就下决心拍一部不一样的青春成长片。”《黑处有什么》此前的几场放映活动都获得了观众的一致好评,对于时代气息的精准把握和还原,引发很多共鸣。
影片充满黑暗气息,但导演张雯婷曾想把片名定为《蜜糖》, “在长辈的眼里,我们这一代是生在蜜罐里的一代。用影片中爸爸的话就是,‘刚吃饱饭就来了,像赶着饭点儿’。”她想用电影完成一种追问,——“吃饱真的就是一切了吗?”
前几波物料的投放,让观众对影片的期待值也直线上升。目前,《黑处有什么》的全国十城路演活动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中,路演城市包括北京、广州、深圳、成都、重庆、武汉、杭州、上海、南京、济南。届时,导演张雯婷将来到现场,与观众交流电影的幕后故事。路演门票在全票务平台均可购买。
由导演卢浩天执导,青年演员李嘉明、张雯婷、标马等主演的年度暖心电影《心语阳光》即将10月14日全国影院上映。日前,影片获得首届中加国际电影节(CCIFF)、第25届金鸡百花电影节、第三届华盛顿华语电影节和第三届旧金山国际新概念电影节的邀请前往展映,影片讲述残疾人自强不息、身残志坚的故事,传达出催人奋进的精神,使得《心语阳光》赢得了国内和国际电影节的青睐。
华语电影故事绽放海外 观众纷纷感动落泪
日前,电影《心语阳光》来到加拿大,第一次以公开售票形式在全球公开放映,据悉,本场的影票早在电影节开幕之前,便已售罄。当天,《心语阳光》的放映厅座无虚席,该片导演卢浩天、监制陈会毅和陈东村悉数到场。在短短的98分钟的放映之后,台下的观众似乎因《心语阳光》的故事,而迅速对台上的这些陌生的、来自遥远的中国的青年电影人,拉近了距离,陡升了敬意。在观影后,许多观众都对影片自强不息、身残志坚的故事,催人奋进的精神所感动,眼含热泪。在主创退场之际,众多影迷将导演团团围住,索要签名,场面一度险些失控。
导演卢浩天3天飞2个国家只睡5小时
《心语阳光》以残疾人事迹为故事原型,讲述了残疾人自强不息、身残志坚的故事,这是一部无明星、无著名导演、无大成本投入的影片,但是却受到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举办的首届中加国际电影节(CCIFF)、第25届金鸡百花电影节、第三届华盛顿华语电影节和第三届旧金山国际新概念电影节的青睐,足见其影片质量和水准。加拿大影迷看后都说:“这是中国导演的诚意之作。”
谈到此片的制作初衷,导演卢浩天说:“社会上有很多的爱心人士加入了公益事业,但是对于残疾群体的关爱,单靠物资和行动上的关爱是远远不够的。在残疾人这群需要关爱的群体中,让其从残疾的阴影中走出去,使其积极乐观的面对自己的人生比物质和其他方面的关爱更有意义。他们最最需要的,可能也是我们每一个人需要的,那就是创造出不平凡人生的机会。”
为了宣传影片,导演3天飞2个国家,一路奔波,只睡5个小时。导演在接受加拿大电视台专访时说:“这是一部关于梦想、关于公益的电影,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看到这部影片,自己再辛苦,也是值得。”
影片《心语阳光》由苏州琪彩炫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浩艺精英(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中国烟蓬红酒文化发展中心联合出品,该片由人人娱乐担任营销、由华夏电影发行有限责任公司负责院线发行,著名监制陈会毅和陈东村担任监制,影片由80后导演卢浩天执导,青年演员李嘉明、张雯婷、标马等主演,该片将于10月14日全国影院温情上映。
百花奖用大众投票的方式评选演技最佳的演员,结局注定了选出来的是人气最旺的演员。百花奖的尴尬之处就在这里,它出身“大众”——即使大众变成了偶像私家粉丝。摒弃非专业人士投票方式难,听任“最佳奖”变成“粉丝人气奖”也难,两难中的百花奖出路何在?
百花奖投票经历“去圣化”过程
大众电影百花奖颁奖一出,一片哗然。最佳男主角奖,冯绍峰战胜了冯小刚(《老炮儿》)和黄渤(《亲爱的》),最佳男配角奖则由李易峰获得,他打败的是谁呢?张译(《亲爱的》)和段奕宏(《烈日灼心》)。最佳女配角奖由于杨颖赢了姚晨、张雯婷、李媛也颇具争议。
百花奖这些年来影响力一年不如一年,这次引起关注相当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争议性。很多朋友发现2000年是百花奖的一个分水岭,之前这个奖项作为《大众电影》评出的观众奖,基本是名副其实的“大众电影”奖,而在2000年网络越来越普及之后,衰落之势愈发不可收拾。
近些年变来化去的评选规则,最根本的变化是从一本杂志一张选票变成网络投票、二维码扫码投票,投票所需要的时间成本、精力成本乃至经济成本急剧下降。从前纸笔填写、装入信封、贴上八分钱邮票,最终上街投入邮筒,时间、精力、经济上观众都有一定的投入。人的心理有个趋势,一件事情上投注得越多,那么他严肃、认真对待的几率更大,观众越是愿意站在专业的角度,按照表演水平评选心目中的“最佳”。当年百花奖用“每个读者(观众)都投下了神圣的一票”来形容并不为过。
纸质选票电子化以后,投票经历了“去圣化”过程,按下按键甚至扫一下即可投票。过程简化后,评选由类似一项工作的事情褪去它的严肃性,转为轻松便捷。一天三顿饭方便食品化了,繁琐的用餐礼仪、文化随之变得不合时宜,取而代之的是长变短、繁变简。投票电子化的短平快特质决定了它能与“超女”等偶像评选节目结合起来,成为大众娱乐的一部分——实际上在此之前,姚明登陆NBA,中国人早已在为姚明刷入全明星赛时疯狂挤爆过服务器。投票由神圣化向娱乐化滑去已经成了难以阻挡的趋势。
娱乐化潮流影响电影奖项评选
娱乐化、轻松化潮流之下,影迷(电影观众)和粉丝(偶像消费群体)开始分化。偶像粉丝大多数时候不再对偶像严格要求,德艺双馨的老标准先淡化了德。我们常听到粉丝一个惯用句子:某某做了某事,那又怎么样——某某睡了粉丝,那又怎么样?某某耍大牌,那又怎么样?有时候甚至上升到了吸毒、犯罪都不在话下的无底线地步。接下来连“艺”都可以妥协,演得不好怎么样?我喜欢他(她)长得漂亮。到后来我们发现外形不出众的许多艺人也会有漂亮的粉丝,好像颜也不重要了。
“莫名,我就喜欢你,没有理由没有原因。”粉丝爱偶像已不再要求对方有神一般的过人之处。曾志伟多年前曾经说过:“像刘德华那样的靓仔,他是你们的丈夫、情人、兄长,而我是你们的邻居、熟人。”他大概没想到多年以后大家追星多元化到难以想像的地步,并且要花大把大把的钱参加见面会以及各种捧场。阿姨们要到现场看王俊凯演唱,为他庆生;大姐们要到电影院里包场观看《小王子》,因为易烊千玺配了音。何况区区网投、扫码投?
世风已变,潮流难阻,百花奖用大众投票的方式评选演技最佳的演员,结局注定了选出来的是人气最旺的演员。百花奖的尴尬之处就在这里,它出身“大众”,即使大众变成了偶像私家粉丝,它仍然不敢动碗里的大众。然而“粉丝”百花奖得主踏过金马奖影帝、上海电影节影帝,靠的不是演技而是人气,“大众”也就不再是观影的大众。摒弃非专业人士投票方式难,听任“最佳奖”变成“粉丝人气奖”也难,两难中的百花奖出路何在?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