筠子_为什么自杀_的自尽现场

筠子_为什么自杀_的自尽现场

中文名: 筠子
别 名 :吴雅君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星 座: 巨蟹座
血 型: B型
身 高: 171cm
出生地 :新疆
出生日期: 1977年7月18日
逝世日期: 2000年9月10日
职 业: 歌手
毕业院校: 解放军艺术学院
经纪公司 :北京京文公司
代表作品:一起做吧、立秋、冬至、春分、青春
主要成就: 1997年《一起做吧》荣获中国歌曲排行榜年度十大金曲

个人资料

筠子,原名吴雅君,1977年7月18日出生于新疆,中国内地女歌手,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
1997年,推出首支个人单曲《一起做吧》,从而正式出道。2000年年初,签约京文音像公司[1] ;同年3月,推出首张个人音乐专辑《春分·立秋·冬至》[2-3] 。2000年9月10日,在家上吊身亡[2] 。2001年3月,歌曲《春分》入围“中国歌曲排行榜2000年度十大金曲”提名[4] 。

演艺经历

1992年-1994年,就读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声乐系。 1994年,年仅17岁的筠子独自到新加坡学习商业管理[5] 。1997年,筠子毕业回国[5] 。1997年,筠子回国后开始在广州做自费歌手[5] ,与音乐人小柯合作推出单曲《一起做吧》,并连续两周获音乐台排行榜冠军;同年,歌曲《一起做吧》荣获中国歌曲排行榜年度十大金曲[2] ;同年,高晓松开始为其量身订做首张个人专辑《春分·立秋·冬至》[5] 。
1999年7月,筠子与北京一家唱片公司签约,并录制专辑《春分·立秋·冬至》;同年,筠子在拍摄MV时与公司发生了不愉快事件,最终该公司与筠子解约,并补偿录制专辑的花费和“转会费”[5] 。
2000年年初,筠子转签京文音像公司[1] ;同年3月,推出首张个人音乐专辑《春分·立秋·冬至》,收录了包括《青春》、《冬至》、《春分》等在内的十首歌曲;同年8月18日,出席“中国原创歌曲十大金曲奖”颁奖晚会,并演唱歌曲[6-7] ;同年9月,歌曲《春分》获得北京音乐台中国歌曲排行榜的冠军歌曲,歌曲《青春》获得排行榜一、二季度金曲[2-3] 。
2001年3月,歌曲《春分》入围“中国歌曲排行榜2000年度十大金曲”提名[4] 。
2012年4月28日,歌手郁可唯在高晓松作品音乐会上重新演绎筠子的经典作品《春分》、《立秋》[8] 。

个人生活

2000年9月10日,年仅23岁的筠子在家上吊身亡,结束了自己的生命[2] 。

人物评价

生活中的筠子含纳了自己特有的开朗活泼的个性,正因为这种性格,造就了她在圈里的人缘。不想做柔情歌手的筠子 ,胸中总有一种随时要爆发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就是拿起乐器,唱自己喜欢唱的歌(新浪评)[9] 。筠子的嗓音清亮飘忽,将高晓松作词作曲的《立秋》唱得像个伤感的童话(搜狐评)[1] 。筠子声线独特,潜质优厚,其1.71米的高挑身材和姣好的容貌,被很多圈内人看好(网易评)[5] 。《春分·立秋·冬至》专辑封套上的她,长长的头发散在肩上,眼睛看向一边,忧郁的气息从纸上缓缓透出。筠子的歌声很干净,而那些歌仍有着校园民谣的影子(新浪评)[10] 。
筠子的声音绝妙、华美,却又无处不透露着对失去岁月的无限悲哀。她的演唱可以像一个90年代校园歌手那样忧郁,但偶尔会用清脆的声音轻轻呐喊,筠子的歌里有着田园印象,也有着城市民谣的感觉。像筠子这样的歌手,过几年来上一个,不会太流行,在过去几年后,会是一些人用于记忆的某种符号

高晓松有关筠子的公开信

现在是午夜三点,媒体整天的轰炸追问刚刚结束,网上对我的臭骂意兴正浓。

  一些网站的投票显示:毫无疑问,我是一个罪犯。

筠子母亲的公开信发表之后,我已向她表示过“不再说什么”了,而是我实在受不了媒体的狂轰滥炸,既然不回答媒体的问题就是承认我是罪犯,回答又言多必失,而且有个别媒体的恶意会歪曲我电话里的话导致筠子母亲的怀疑,还不如这样白纸黑字一并回答,省去了整天的电话口舌与心力。

1.关于我们之间的感情问题

  筠子母亲的公开信里所说的我们之间的感情问题全部属实。我在此之前也从未否认过。筠子去世前几个月为唱片做宣传时就对数家媒体谈过与我从前的感情生活,说从前因为她觉得我不成熟不拘小节,所以不愿为我付出一切,最终两个人选择了分手(筠子原话),那时我就未否认过,我和筠子正大光明地在一起,正大光明地分手,当时我既没有结婚也没有其他女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要否认呢。

……

我既不是筠子的第一个男朋友,也不是最后一个。如果大家坚持认为筠子是为我而死,我是一个罪人,我在这里向筠子母亲和大家致以深深的歉意。

  2.关于筠子的歌唱事业

  筠子母亲的公开信中关于“我把筠子卖了,拿了15万去美国”一说与事实有出入,但我丝毫不怪筠子母亲,她确实不了解唱片业的情况,因这关系到我的职业道德,在此略加说明。

筠子原本是自费歌手,这在中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我认为她唱得不错,便让她放弃做自费歌手,由我来写歌制作推荐她做公费歌手(唱片公司出资)。

  我想大家如果对我没有极大偏见的话都会认为这件事对筠子是个帮助。因唱片业不景气,我跑遍了北京的所有大唱片公司,尽了最大的努力(圈内无数人知道那时我的辛苦)。最后星碟公司出资15万元帮她录了现在大家听到的专辑。在此我非常感谢星碟的老板王小京。后来由于种种原因(主要是她自己的原因),我又推荐她去了京文唱片公司。因她是带着整张录好的唱片签约京文的,所以京文公司付了15万唱片制作费。由我转交王小京,好在大部分是支票,入帐有据可查。我绝没也不可能私吞,除非我去美国永远不回来了。筠子签约京文我未从她身上挣过一分钱,我从前做的歌手签约时我也从未要过一分钱,这一点与我合作过的每个歌手都能作证。我是写歌的,从不挣歌手的钱。

说心里话,我看到筠子母亲的公开信说我把筠子卖了,心里非常难过。

3.我负我应负的责任筠子去世了,如果一定要有人站出来为这件事负责,我愿负我应负的道义责任,实际上我现在这样地被谴责就是在负道义上的责任,虽然我坚持我没做错什么,但这个世界有多少人是因为做错了事才成为伤害与被伤害者?

我理解筠子母亲的伤痛心情,我丝毫没有怪她的意思。她是这件事最受伤害的人,还有筠子的家人、朋友、唱片公司。当然,如果大家还能相信我的话,受伤害的还有我和我妻子。

其它的人呢,媒体、看热闹的人和在网上骂完人舒舒服服去睡觉的人呢,你们都没有错,但没有错的人也有可能成为伤害者。

也许有一天,也会难过。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