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欢欢_图片_简介

应欢欢_图片_简介

中文名: 应欢欢
其他名称 :欢欢小师姐、欢欢、冰儿、冰主、武境主母,冰姨
登场作品 :《武动乾坤》[2] 、《大主宰》客串 、冰灵族番外
性 别: 女 武 器琴、枪、冰莲(冰主)
身 份: 冰主、冰灵族族长、武境主母
所属势力 :道宗、武境,冰灵族
父 亲: 应玄子
姐 姐: 应笑笑
丈 夫:林动
武动乾坤境界: 结局时是半祖
大主宰境界: 灵品天至尊

简介

起点白金作者天蚕土豆所著东方玄幻小说《武动乾坤》女主角。身份为超级宗派道宗掌教的小女儿,实则是远古八主之首——冰主的轮回转世。最后为抵御异魔皇进攻燃烧生命助林动步入祖境。林动为了寻找回欢欢,进入大千世界。
在《大主宰》已被林动从冰灵族救回,带回武境(冰灵族番外描写经过)现身为武境主母和冰灵族族长被提到,实力深不可测,未正式登场。

应欢欢
远古八主之冰主转世,轮回转世后是道宗宗主应玄子的女儿和天殿亲传弟子,在林动加入道宗后初次出场。娇俏活泼,美若天仙,灵动无比,刚登场便因林动放弃天殿选择荒殿而给予他一个“大言不惭,自以为是”的评价。而林动之后的突出表现,使得这位活泼灵动略带娇蛮的少女开始刮目相看。在她和林动同去执行出宗任务时,因要护送仙元古种回宗,她选择独自一人留下抗衡魔印众,却被返回的林动所救,开始倾心于林动。在林动参悟了大荒芜经后,为兑现承诺,她为其素手抚琴。后道宗殿试时对战林动,却被其用琴打了一下了臀部,羞恼退场。为帮助林动,曾偷出天凰琴相助于小貂,获得地心孕神涎并炼化后,却触发轮回灵性,其真实身份为远古八主冰主轮回转世。异魔域宗派大赛时,曾和林动一同并肩对战魔尸。后在异魔城,因林动抹杀所有元门参赛弟子,在异魔城元门三大掌教欲击杀林动,她拼死相护,激发冰主力量并以命逼自己的父亲应玄子现身出救林动。她放弃骄傲,林动感动下却只有将其打晕。
为助林动复仇,她逐渐觉醒冰主力量,乌黑发丝变为冰蓝,性子也变得冷若冰霜,容貌气质皆有一些变化,从灵动无比变为寒气萦绕的天仙之气。但仍对林动一片痴心。当林动在龙族化龙潭遇生死危机,她感应并唤醒林动意识。之后她取回冰之祖符,并在元门发动战争时独自一人抗下守护道宗重任。在林动离开三年间她每年都会去大炎王朝看望林动父母。
三年后林动归来,她虽然冰主气息觉醒大有变化,但在林动面前仍然保留了那份柔情。她与林动携手抹除了道宗大荒芜碑下镇压的异魔真王,后又解除九天太清宫之难。在与元门的决战中,她联合绫清竹破了魔宴世界,却引来魔域四王殿,幸得远古八主之炎主相助。后却在炎主远古气息引动下,加速了力量的觉醒,逐步复苏冰主的记忆。之后,和林动青檀前往乱魔海保护洪荒之主。在武会岛一战中,展现冰主的强大实力,不仅轻易解决掉三尊异魔真王,面对三大王殿的联手,稳站上风。在天地大战来临前,联合其余远古五主开启祖宫阙,助林动凝炼出神宫。在西玄大沙漠与魔狱决战时,为了能抵抗天王殿,她彻底觉醒为冰主。之后天王殿借助魔皇之像松动了位面裂缝。为了抵御异魔皇,她欺骗了林动,集九大神物、八大祖符,让众人助她成祖,实际上只是为了进入半祖之境,永远不能成祖,而她本身却具有助人成祖的能力。最后她燃烧轮回助林动迈入祖境。
在祖之路中,轮回中的应欢欢与林动相识相爱并成亲。最后知晓了真相的应欢欢在林动的不舍中唤醒了他,助其步入祖境,并打败了异魔皇。异魔皇一役后,林动携青檀和绫清竹去大千世界世界寻找应欢欢。现已被林动救回团聚。成为武境主母之一,冰灵族族长,实力深不可测。
冰主
远古八主之一,符祖最小的弟子。 婴儿之时便被符祖捡回收养长大,并在那时就被符祖告知了自己的守护与使命。天赋极其恐怖,最为符祖看重,也是八主之中力量最强之人。性格因为收冰之力量影响,寒若坚石冷若冰霜,对任何事都毫无波动。其余七主皆对这位小师妹含有敬意,也是炎主喜欢之人。天地大战之时,八主皆身负重伤,符祖燃烧轮回之前用全部力量守护冰主一人进入轮回,并告知所有人她是天地间诞生第二位符祖的唯一希望。
轮回后成为应欢欢,八主中吞噬之主守护了其他六人进入轮回,自己陨落。 六人觉醒后皆记符祖当年嘱托,一同守护并想让冰主晋入祖境。 冰主转世之后主体意识仍为应欢欢,因林动的情意不愿觉醒。但她深知自己对于这片天地的守护意义,最终为让林动晋入祖境,以冰主之力燃烧轮回,消散于天地之间。
真实身份为大千世界冰灵族之人。

人物评价

作者眼中的欢欢写了这么多书,那么多的女主角,其实这一个角色,深得我心,而且我更喜欢前期的应欢欢,那个道宗娇俏可爱,为着林动素手抚琴弦的天真少女,因为感觉那样的她,更真实一些。
后期的应欢欢,则是太过让人心疼,她从一开始就知道,她无法晋入祖境,她的作用,是燃烧牺牲自己,为林动铸就那武祖之路。
她出身于大千世界的冰灵族,她的内心,本是冰冷,奉献一词,在她很小的时候便认为是无稽之谈,然而当遇见林动之后,那种冰冷终是融化,直到最后,燃烧自己,成就林动。
这是一段不太完美,但却让人记忆尤深的凄美爱情,它让我们心疼着应欢欢,我们期盼着林动,能够在那大千世界中,将其唤醒。
或许,在大主宰中,当我们的新主角牧尘遇见这位武祖时,他的身旁,会有着她。
相思引
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红衣纤扬兮,思之如狂。浅眉一扬兮,声之如铃。纤指轻点兮,如玉如兰。大荒芜禁兮,机缘难遇。英雄横出兮,心如谁家?无奈落花有意兮,流水无情。天地苍苍兮,情意悠长。心有千结兮,何处有涯。
情节简叙
林动既入道宗,初见应欢欢,便为她的卓妍风姿所惊艳。应欢欢虽然看低了林动,不愿相信他有参悟大荒芜经的实力,但也是率真直接,娇蛮可爱。为了一句赌,她时时关注林动,事事瞩目林动,却在不经意间,被那道。林动的自信,林动的大胆,林动的果决,林动的坚毅,林动的温厚,林动的实力…… 越是关注,越是被那道单薄却是顶天立地的身影所触动,虽然不曾经历,但是那个看似狂妄的少年的心性、毅力、守护一切的身影,在自己都来不及察觉之时,已被牢牢刻入心间,就此摇落了芳心。
君入梦:丹河灌,涅槃浮沉,凌乱了心结。荒芜眼,矿山岩地,凝眸入心田。青丝乱,琴音流转,醉了红颜。无相菩提,纤濯素手,筝弦声声,遍写情柔。菩提树下,魂牵……人痴……心醉……君若相邀,此生必相随。
血岩地仙元古树,引来强者觊觎,经此一役,应欢欢对林动的观想,有了彻底的改变。她自许天之骄女,却在此后对林动自叹弗如。对于林动欲参透大荒芜经的看法,对两人之赌的态度,也彻底转变了。起初,她轻笑林动大言不惭,绝不信林动能参悟那经典;而师门任务生死一役之后,她的心底开始期盼,期盼林动能成功,能成为周通之后参悟此经的第一人。其实在更早以前,应欢欢的言行中就流露出对林动的种种关切,早已泄露了她对林动的心动。自心似双丝网,坚定情绵两不疑。
心相随:独坐古碑悟苍茫,红颜寂寥,君侧彷徨。浅盼殷殷望,低愁暗暗烦。绝地枯凉断魂处,枯木逢春破荒芜。忧思喜泣,琴音柔断,荡气回肠。盼门派大比,群雄争锋破元门,傲视玄州,回头望,与尔傍身旁。
在殷切期盼的心结暗中之下,应欢欢见证了林动悟古经,破神话,成就一次次奇迹般的成功,战胜前路上一个个看似不可战胜的强敌。应欢欢时时梦萦魂牵于这个传奇的男子。而她没有痴痴纠缠,却选择默默站在林动身后,一路相随。为他焦急,为他担忧,为他落泪,为他情殇。那小女儿绵绵的情意,在她被牵动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轻笑,每一声惊呼,每一句关切中,不断的汇聚于一人。此生只愿相随,无怨无悔。
执着泪:一场赌约,尘缘遇了谁?一场争斗,芳心落了谁?一弦琴音,相思动了谁?一悟古碑,忧思系了谁?一宗崛起,重任负了谁?一入魔域,称雄畏了谁?一身血性,轻狂撩了谁?一灭元门,忧心挂了谁?菩提摇落,相随天涯,曲曲柔肠碎。
宗派大赛,应欢欢在元门三小王强大的压迫之下,执着的相信着林动,相信那个伟岸的背影能为她为道宗重新撑起一片天。哪怕在生命受危的最后一刻,她的执着仍未有所动摇。当那个值得依靠的身影真正出现在面前,真正撑起这片天地时,她没有了矜持,再也无法压抑,扑到他的怀里感受那一分安心。此时此刻,哪怕即刻赴死,亦无怨无悔!
素手纤纤,琴音袅袅,秋水灼灼,情意绵绵,这就是应欢欢,让人无法不喜欢,不爱上的女孩。
“傻瓜,哪有什么冰主,我一直...都是应欢欢啊。”
情与劫
七主皆不会想到,那个寒若冰霜冷彻无波的小师妹,会
爱上一个人。会因他笑,会因他忧,因为林动而不愿觉醒,却为了让他修得力量而彻底觉醒。那一人历尽艰辛,站在世间的巅峰,却只为了守护多年之前她在古树山间,素手执弦的笑容。 情之一事,劫之一事。
她终究欺骗了他,燃烧自己的生命助他守护天地。 在晋入祖境的轮回之中,迷失于世世轮回的林动终遇见她,再次感受到了真相,却不愿醒来。他们相遇、相爱、成亲,在那个虚幻而真实的世界里,他说要陪她一世。但终被欢欢唤醒并送别,轮回之外,还有天地待他拯救。
至此,轮回消散。而那人,走遍大千世界,他也要把她找回。
“我走遍轮回,只为与你相遇。”

七绝礼赞
尘世浮沉摇风华,乱世烽火狼烟煞。
流云拂扰醉红颜,玄州风起欲摧花。
道本自在心摇落,元门嚣焰怎敌他。
素手扶琴斑驳发,妾心百转情无价。
待到功成游天下,淡看浮华伴君话。
武动乾坤江湖路,且惜情缘护娇花。
文言礼赞
道宗初遇,雄心染指大荒殿,无意惹得美人恼。吞丹河,修妖眼,夺仙元,悟荒芜,拔得殿试头筹。稚气未脱,欢喜冤家,往事种种,潜移默化埋情根。宗派大战异魔域,斩灵将,灭三王,屠尽元门孽种。斗长老,抗巨头,伊人以命相逼,引得群强云集,只求得他一刻安然。
逃难离散三兄弟,洪荒锻体炼雷霆,雷渊激斗易龙骨,纵横妖域立四象,传承吞噬斗王殿,百世轮回造神宫;破涅盘,握生死,转轮回;剜心刻骨,刀海火海,只为伊人璞然。
再回首,昔日红衣易蓝袖,冰蓝倩丝披双肩,恍如冰山逼人寒,往昔少女凝成霜,坐下冰莲周身雪,点醒轮回冻七情——若你逝去,我便灭了元门,为你雪耻。
一朝承志,当断必断。冰主?!应欢欢?!待到涣尔冰释时,纵汝三劫同渡,妾身半祖已成,承师志为有情生灵,便让我以一世轮回,为君筑祖路。
殊不知,林动走遍轮回,只为与你相遇。若成武祖,无你,又谈何情动乾坤。

【武动乾坤 - 应欢欢篇】[3]
【初识篇】
生于道宗,长于道宗
那乌黑的马尾是你灵动欢快的旋律
曾几何时,一道削廋的身影进驻你的心里
是命运的邂逅
还是告别无忧无虑的节拍
为他笑,为他哭
为他优恼,为他心伤
为他素手抚琴换那一丝清明
为他无微不至只应一片痴心 娇蛮的任性曝露多少柔情
细致的关怀只为他的辛酸
烂漫嬉玩的身影,却不愿成为他的累赘
随运而安的心态,却要决心超越那个她
是什么让你渐渐地转变
只有你心中的他
【觉醒前篇】
你为道宗公主
只为追求心中痴恋
奈何命运轮回
唏叹情爱坎坷多舛
出生的一刻就预示着这一世的不凡
你却愿用前世的力量去护他的平安
那凄惨的身影刺疼了你的双眸
任性的你毅然选择挡在了身前
是什么加速你心中覆盖的冰霜
却是一句我只要你活着的决然
他的心扉沉积了你的心伤
你却为他打开轮回的印篇
他带走了你一切的念想
你却呢喃
若你归来,我为你杀劫尽挡
若你离去,我为你大杀四方
是什么跨越空间的鸿沟
让他的心神没有彻底的迷乱
你指着自己的胸脯
只因他在你的心间
正是这般无言的情愫
支持着你和他三年的遥远
等待着那豪迈的回旋
为他绽放最美的娇颜

  【觉醒后篇】
你渐渐地改变
往昔的欢快早已不见
那小女儿的神态
只期待他来为你打开
在你的哭声中他回到你的身边
而你那冰蓝发丝却埋藏了多少心酸
你的思念化为了无言
只想让他认可如今你的存在
曾经的岁月让人唏嘘感叹
如今却只想和他执手永远
纵然你反复告诉自己我只是欢欢
然而冰主轮回的印记却将此扰乱
苏醒的记忆渐渐让你明白自己的重担
你选择将此搁置一边
虽然不能回复曾经的欢快
但你压抑力量只为做他的欢欢
他不愿你失去曾经的俏脸
纵然无法做出任何改变
力量的觉醒无可避免
你珍惜着和他的每一天

  【冰主苏醒篇】
流逝的时光让你忆起前世的岁月
沉重的冰主二字你埋在心间
你是符祖最看重的弟子
如今却只想呆在他的身边
到底变为了前世的冰主
还是延续着今生的欢欢
或许你也无法道来
虽然变得更加淡然
但是那不经意的情怀
依然透露着
你还是他的欢欢
那无情的力量被你自私地压抑
只为他不带悲伤的笑脸
可是你的身份注定无法避免
冰主的重担抗在你柔弱的双肩
天地劫难终将来临
你选择了解封自己
为他登上更高的一片天
那晶莹的双手避开了他的双眼
你不愿让他看到冰主的形态
他如胜者一般归来
却发现了你的欺骗
那霸道的指责
伴随着你凄然的泪眼
然而那怜惜的一吻
却唤回了你曾经的神态
这旖旎的迷恋是他要保护你的誓言
你那痛苦下满是坚定的信念
决战的序幕陡然拉开
宿命却将你推向深渊
最后力量的枷锁只待解开
你不得不去面对这一世的安排
你始终割舍不掉那丝情怀
决定用最后的一吻告别这段爱恋
那对不起三字是多么沉重的字眼
你耀眼的晶莹伴随的是陌生的冰冷
刺痛他的嘴唇,也割裂着你的内心
你绝然回身面对宿命
留下他怒极的神态
这一刻
你苏醒成了冰主
站在了天地的最前面
纵然背后是他愤怒的质言
那已支离破碎的心被你默默地收敛
那一世的深情被你掩埋
你独留冰封的外壳
去回应着这世的痴缠
你继承了冰主的宿命
那份骄傲是你无悔的抉择
然而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只愿来世前来偿还
【冰主篇】
你是符祖最小的弟子
曾屹立在天地的峰巅
你本是活泼的心态
奈何遇上天地劫难
你选择了冰封情感
只为将那股力量握于掌间
然而劫难带走了你的恩师
留下守护天地的重担
重伤的你被送入轮回
只待来世将它承担
你厌恶了冰主的自己
潜意识去追寻灵动欢快
你做到了
这一世
你成了道宗的公主
你叫应欢欢
你遗忘了冰主的一切
无忧无虑般度着前世奢求的时间
你的笑容感染了道宗的弟子
你的青春烂漫印记在这片时空
是谁的出现扰乱了你的心绪
是谁的出现让一道身影印刻你的心间
前世冰封的情感
今世却招来了情爱的思恋
你的他悄然而来
然而
你是冰主
这一世无法躲过那份宿命
轮回的印记逐渐深入灵魂
你终究会苏醒
你和他度过了无法忘怀的时间
你将这段岁月铭刻在心田
然而他的离去是那么的突然
徒留你加速苏醒的黯然
你恢复了前世的眸发
你的气息渐渐转为冰主的陌然
虽然你想起了前世的片段
但却深深埋在心间
你不想他回来见到另一个你时的愕然
你坚守着道宗
动用前世力量的你是那么的超凡
然而你却充满着后怕
你怕你渐渐与他心中的身影变得遥远
三年后,他终于归来
你委屈地在他怀中哭泣
似在诉说着三年的思念辛酸
同时你的心中也浅藏着一份甜蜜
因为他心中有你
可是你终究渐渐觉醒
那苏醒的记忆逐渐让你明晓
你背负着重担
可每次看到他那疼惜你的目光
你选择了逃避这份职责
你压抑着那份力量
还有那份不愿揭开的记忆
只愿依偎在他的身边
命运的齿轮却无法暂停
你终归苏醒了冰主记忆
你无法逃脱自己的宿命
但却静静地呆在他的身边
继续做着他的欢欢
只愿去依存这最后的温暖
只因你珍惜这一世的爱恋
天地大战不可避免
你选择了面对一切
你不愿他参和这份重担
独自默默肩抗
你开启了祖宫,为他凝练神宫
你双手的晶莹是彻底觉醒的前言
你选择了欺骗
他的指责让你凄然
其实你的抉择却带着抵触的无奈
你怕回到曾经的自己
你怕你将他忘怀
最终你选择了觉醒
解开了最后的封印
你不仅是他的欢欢
更是这天地的冰主
你不只为了爱而活
然而今生的痴恋却让你遍体伤鳞
他的每次不解和愤怒撕裂着你那脆弱的心间
你却依然要装出冰主的漠然
你为了天地而觉醒
你想用你的力量终结这场劫难
那一刻
你真心地想去守护这片天地
因为这片天地有着他的存在
然而天地大战却向着最坏发展
位面封印的松动让你措手慌乱
你献出了一切
难道竟成了过眼云烟
符祖的残像指明了道路
一声冰儿让你决心毅然
纵使被他厌烦又如何
今世注定无缘
你选择了必死的局面
若冲击失败
轮回破碎
若进入祖境
冻结情感
你回绝了他替代你的争辩
这对深爱着你的他是如何的狠残
你继续选择深埋这份最后的依恋
纵使将他伤害
纵使自己心哀
你只想去守护
无悔这份决然
或许你的耳畔还在回荡
那一句
我只想你活着的心酸
他毅然放弃了祖符和神物
回身离去
你无法弥补对他的伤害
只能仰脸呢喃
你的双眼已流不出泪水
因为它们早已流干
还记得他离去时的话语
你究竟是冰主还是欢欢
你无言应对
或许就让他认为你是那前世的冰主
徒留这世的欢欢在他的心间
若无这天地劫难
你定会对他说
今世只为你的欢欢
【祈愿】
那泪花再次凝聚你的双眼
你不能做出任何改变
或许从一开始
就注定了这般黯然
他重复着哀求
你却缓缓退来
轻摇头间
晶莹长发冰蓝变向乌黑转变
那冰蓝的美目也恢复了漆黑动灵
你真的彻底回到了从前
那娇俏活泼的少女仿佛又是出现
他咆哮着冲来
却被你阻拦
你那轻轻的一笑
犹如即将消逝的雪莲
与师傅的约定
你又记上心间
冰儿
你那强大的力量
希望来守护着天地的安宁
但却要心甘情愿释放
就算生命会到终点
若你寻着那值得付出的人
就请扛着天地的重担
那时的你回道
你不喜欢
然而如今你却含着笑脸
只因那让你心甘情愿付出一切的人
被你寻着
在这世间
伴随着你的呢喃
笑容再次爬上俏脸
那古老的印法在你纤手中展开
那空灵的声音
如一曲古老的歌谣
回『荡』于这个世间
如若情人的呢喃
去『舔』触受伤的心间
那无私的奉献
只为你的明天
吾以吾之灵祈愿
以吾之身
以吾之魂
以吾之血
号天地之灵
神化
祖之路
那最后音节的落下是你生命的暮钟
你燃烧了自己
那冰蓝的火焰
却带给他惊骇欲绝的双眼
他挣扎着咆哮
嘶吼的声音遍布这片空间
【情殇】
你望着他的状若疯狂
凝聚的泪花止不住地下滑
袅袅的冰蓝火焰中
你哽咽的声音再次传『荡』
我不想守护什么天地
我也不想做救世主
我只想要你活着
谢谢你给我的美好
让我冰冷的心可以绽放
你曾问我是冰主还是欢欢
我告诉你
哪有什么冰主
我一直都是应欢欢
是啊
你一直都不是那骄傲的冰主
在他身旁
你永远做着他的欢欢
冰蓝火焰燃尽你绚丽的生命
他那撕心裂肺的呼喊
却换不回与你执手永远
你留给了他一道身影
背负着双手
那乌黑马尾的弧度
映照在那狡黠娇蛮的俏脸
一如那曾经相遇的从前[3]
歌曲
[武动乾坤·应欢欢] 琴欢[4]
作词:无安凉凉
作曲:银临

何处传来的琴声悠扬
声声换来林风摇曳作响
那遥望不清飘渺地方
红衣舔弦暗香

  轮回轻擦着时光流淌
只为缘来初见他的摸样
目光交接的动心刹那
轻敲琳琅安响

  前世匆忙 今生过往 生死无常 事事难量
雪凝成行 青龙天翔 泪水冰凉 留不住殇

  弹指间温暖笑容云烟渐薄
冰封的记忆消雪殆尽勘破
容颜微凉染白素衣是寂寞
红颜启渐薄 转世魂魄 前尘定宿命颠簸

  荼蘼花开一夏又一夏
一朝入梦不醒化作天涯
不觉三夏归来已成沙
思念明白无瑕

  眷恋藏不住惹红繁花
墨衣拥抱玉人如梦中画
岁月在心中划出伤疤
夜未染白头发

  流年摇往 冻结冰霜 无谓苍茫 她说的谎
半生轻狂 一年虚妄 缘散思量 他心感慌
遥望天边是等待想念出现
愿时间不要太快淹没冰颜
无尽寒光在最后依然凛冽
绽放的冰莲 蓝焰天边 燃烧生命为君绝

  某月某天 我走近你面前
脚尖轻垫 我亲吻你的脸
梦醒三生落雪无声点绛脂
却换不回模糊的素手清颜
筝曲夜未凉黯然再难音圆

  谁红了双眼 嘶声力竭 上穷碧落下黄泉
何处传来的琴声悠扬
红衣舔弦暗香

作品简介

《武动乾坤》是天蚕土豆创作的一部网络小说,首发于起点中文网。小说主要内容是修炼一途,乃窃阴阳,夺造化,转涅槃,握生死,掌轮回。武之极,破苍穹,动乾坤。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