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_演员表_剧情介绍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_演员表_剧情介绍

导演: 李睿珺
编剧: 李睿珺
主演: 汤龙 / 郭嵩涛 / 白文信 / 郭建民 / 马新春
类型: 剧情 / 儿童
制片国家/地区: 中国大陆
语言: 裕固语 / 甘肃方言 / 汉语普通话
上映日期: 2015-10-23(中国大陆) / 2014-10-26(东京国际电影节)
片长: 103分钟
又名: River Road / Where is My Home
IMDb链接: tt4131150

剧情介绍

阿迪克尔和巴特尔是一对兄弟,哥哥巴特尔出生一年后,阿迪克尔出生了 ,因为忙不过来,父母只得将哥哥送去爷爷家抚养。到了上学的年龄,父母与爷爷商量决定送兄弟二人去同一所学校上学,藉此建立手足情谊,可他们却从不说话。
爷爷去世了,暑假来了,其他孩子都被接回家,父亲却没有出现。阿迪克尔决定和巴特尔一起上路,寻找在草原上的家。他说父亲曾教过,放牧时如果迷路,一定要顺着河流走,只有在有水的地方水草才会茂盛,牧民的家一定在水草丰茂的地方。
两人骑着骆驼上路了,一路历经奇特的风景,也屡屡陷入困境和冲突之中。这趟路途,和他们记忆中的已完全不同。在未知的旅程里,兄弟间的心结是否可以解开。他们的家还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吗。

演员表

阿迪克尔 演员 汤龙
阿迪克尔和哥哥巴特尔一起上路,寻找在草原上的家。他说父亲曾教过,放牧时如果迷路,一定要顺着河流走,只有在有水的地方水草才会茂盛,牧民的家一定在水草丰茂的地方。

巴特尔 演员 郭嵩涛
从小被爷爷带大的巴特尔心里一直有一种自认“被抛弃”的愤愤不平,对父母和弟弟阿迪克尔心存芥蒂。爷爷去世之后,答应来接他们的父亲并没有出现。两个小兄弟于是决定骑上骆驼,穿越沙漠去草原深处寻找父亲和生病的母亲。

老喇嘛 演员 马兴春
寺庙老喇嘛。把骆驼送给了兄弟俩,阿迪克尔在临别时将指南针送给了本来准备离开寺庙老喇嘛,寓意坚守。

幕后花絮

片中,两个孩子跟爷爷、父亲在一起的时候是说古突厥语,走在寻找父亲的回家路上讲的是甘肃方言。
在开拍前,导演李睿珺找来一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把DV架在她的面前,所有的台词都翻译出来,用拼音的方式记下,然后让两个孩子去死记硬背,当他们背会所有古突厥语的台词后再把曾经录的老人家的标准发音放电视机上放给他们看,让他们通过事先录好的视频去纠正发音和语调。
片中所有的情节都像话剧一样先排一遍。两个孩子吃住在导演家,导演指导他们学习语言和表演。

幕后制作

让更多人了解裕固族这个濒临失去传承的民族,是李睿珺拍摄这部电影的一大动力。他从2009年构思到2013年拍摄,在5年时间里不断地修改和完善。李睿珺表示,之所以在电影里用一个“走”的形式,是受到裕固族本民族来源的启发。这个民族的气质中,本身就有一种孤独感和忧郁感[10] 。
影片拍摄期是35天,制片工作都由导演李睿珺亲自去做[6] 。
监制、制片人方励表示,影片的核心是“说走就走的旅程,心心念念的家乡”,并将其比喻为“清粥小菜”,直言观众需要精神食粮的营养平衡[11] 。
父亲、爷爷和哥哥的饰演者都是裕固族,演弟弟的是汉族。

影片评价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突出环保的主题,用了大量镜头描绘草场退化后形成的沙漠和戈壁,具有油画般的美感,将大自然的雄奇和带给人的绝望与苍凉感进行了奇妙的结合。而更深一层的主题是对于文化传承的焦虑。电影并没有正面表现裕固族的兴衰史,只是用兄弟二人在路途中的怪石林里发现的古老壁画,来折射这一民族悠久的历史[12] 。
影片的画面主体采用了少年、山峦、公路、白气球、驼影等元素,加上略显怀旧的色调,整体赏心悦目又颇显神秘,颇具“公路范儿”,加之少数民族、环保公益题材、艺术片等元素,文艺范儿十足[13] 。(扬子晚报评)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将最重要的笔墨都放在了两兄弟穿越沙漠的旅程上,自带公路片属性。虽然对白并不多,但导演却用沙漠中的奇异景观和人物的情绪构建出一种流动的诗意,并运用各种符号化的细节和超现实的段落,让两兄弟实现了“穿越时空”,也使整部电影看上去并不闷,简直是一部“少年阿迪克尔和巴特尔的沙漠奇幻漂流”。而两位小演员的表演为整部影片增色不少,也体现了李睿珺在演员把控上的进步。影片中存在过于直白的反复阐释[5] 。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文明梦碎的哀婉凄凉

文明是人类发展的基石。人类发展的数千年历史中,一代一代的文明兴起又没落,最终变成了石壁上的壁画和残破的建筑遗留。逝去的文明若想找回与历史的连接,无异于是逆流而上的难度。

《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以下简称“家在”)就是这样一部电影,它以一个孩子的视角,展现了人类发展对环境的破坏、草原的沙化、以及游牧文明的逝去这些多重复杂的命题。

No.1 多重主题的杂糅与简化

土地的沙化一直是内蒙古草原上最严重的环境问题,土地沙化导致牧民无处可牧,加之现代工业化进程向着远古的文明步步逼近,牧民们不得不被迫改变了自己原先的生活方式,放弃了千年传承的文明。这多重主题承载在一部片子中本来就使得片子过于厚重,《狼图腾》简化了原著中的剧情主线,而“家在”则选择了一个比较单纯的儿童视角去展示,无疑是一个亮点。

影片的第一重主题是严重的环境问题导致土地沙化。片中采用了大量的细节来表现环境的恶化,比如村庄的废弃、河水的断流、风沙的入侵等等。特别是对大片大片原本应该是草原的裸露黄土的展现,让我们不禁慨叹这是不是曾经的内蒙古草原。影片的开始,以打井开始,一口井下打30多米依然没有水源,可见地下水位下降已经非常严重。

影片的第二重主题是牧民原本的生活方式在现代化进程中发生变化。在片中,看不到牧民们原本跟着草原走的生活方式,片子最后一对兄弟寻找了一路的“在水草丰茂地方”的家也变成了隆隆作响金属冶炼厂,看不见成群的羊群,只看见原本拿着长鞭的父亲现在却站在河边做起了开采工人。从古代流传至今的蒙古族游牧文化被工业文化取代,展现了逝去的文明之殇。

片中,兄弟共经过了两处寺庙,一处已经废弃了,一处即将被废弃。那处已经废弃的寺庙中,导演为我们展现的是远古文明的遗迹。从汉代的张骞出使西域、苏武牧羊,到宋代的女真、契丹族先后驰骋在这片草原上的历史,再到清代的科尔沁与后金和亲的历史,通过一个儿童的视角,捕捉到历史的细节。在即将废弃的寺庙中,导演则展现了一幅关于蒙古族人信仰的图景,千百年来,蒙古人一直维持着自己的信仰,然而就是这一点坚持,最后也被工业化的进程所打败,不得不躲避灾难搬迁,体现了工业化进程对于古老文明摧枯拉朽式的摧毁,这也构成了影片的第三重主题。

当影片的多重复杂主题被冠以一个儿童的视角,很多问题就变成了不能深入分析的,因为儿童的视角不可能有太多深刻的认识。但是却足够直观,因为儿童的世界是充满了好奇心的,以儿童的视角将所见所闻客观摆在观众眼前,总好过干枯无味的纪录片式说教。在加之以两兄弟矛盾的情节设置,这些串联在故事周围看似不重要却是导演真正意图所在的东西,就被轻轻的串联起来,简化的只是表达形式。

No.2 奇幻手法表现深刻寓意

影片一共三处采用了特效表现。第一处是在片头,一段段历史在壁画的剥落中出现,营造出了一种历史的厚重感,同时展现了草原历史兴衰的历史关系,剥落也变成了一层层文明的进程。

影片中有两处气球的表现。第一处是弟弟坐在教室里,窗外气球飞过,气球上坐着身着蒙古族传统服饰的父母。气球有两种寓意,第一种是漂浮不定,说明了游牧生活是漂浮不定的生活,但是却成为牧民生活的核心支柱。气球本身还有一定的梦幻色彩,在片中,气球出现的两个特定场景,都是弟弟脑海冲出现的幻觉,暗示了他所向往的游牧生活已经成为他心中永远的梦幻,不会再归来。

影片中第三处特效,便是弟弟在找到自己的骆驼之后,发现骆驼回到了自己的出生地。此时,周围的沙地逐渐退去,在镜头中逐渐变回了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弟弟站在草原中,期盼着自己回归到草原的生活,然而却已经再也回不去了。在展现了远古文明、干涸的河流、裸露的沙地之后,影片的情感在这里达到了一个高潮,带给人一种梦碎的凄凉。

蒙古,一个文明梦碎的哀婉凄凉,在导演的镜头中,通过两个孩子的视角徐徐展现,你看到的是童真的眼光,你感到的是逝去的苍凉伤感。满目疮痍的草原,带来的是对历史已去的慨叹,是沙砾与干涸河床中的一声叹息。

最新资讯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