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生梦死_演员表_剧情介绍

醉生梦死_演员表_剧情介绍

导演: 张作骥
编剧: 张作骥
主演: 李鸿其 / 黄尚禾 / 吕雪凤 / 郑人硕
类型: 剧情 / 同性 / 家庭
制片国家/地区: 台湾
语言: 汉语普通话 / 闽南语
上映日期: 2015-08-07(台湾)
片长: 107分钟
又名: 爱是蓝色的 / 醉生梦死 / Thanatos, Drunk
IMDb链接: tt4471428

剧情介绍

  曾获金马奖的台湾导演张作骥继《美丽时光》、《暑假作业》后带来最新作品《醉.生梦死》。全片主要在台北宝藏岩、景美以及金山等地拍摄,描述一个母亲、一对兄弟和一名房客共处一屋的悲伤故事,片中除有浓厚母子情、兄弟情,甚至也有在张作骥电影首见的同志情。该片将于2月12日于柏林举行世界首映。

演员表

弟弟 演员 李鸿其
一个在菜市场厮混的男子,双肩上各刺有东、西方死神的图像。因缘际会爱上一名遭到人人嫌弃的援交妹,援交妹因受过创痛,不愿开口说话,他于是决定使出浑身解数来取悦她,用爱融化她的心墙。

妈妈 演员 吕雪凤
每天醉酒的母亲、落魄的妈妈桑。因大儿子的性向而伤透脑筋,经常小酌几杯之后絮叨叨的分别嘱咐两兄弟。

哥哥 演员 黄尚禾
虽然学历显赫,却因是同志,沉溺在肉欲、酒精中麻醉疗伤。他的成就是母亲的美梦,他的性向,则是母亲的噩梦。在遭受男友抛弃后自寻短见。振作后又从美国回来,并喜欢上了他们家的房客,一个夜店舞男。

表姐夫 演员 郑人硕
硕哥。以做牛郎店的头牌为生,在台北夜生活的欲望洪流里挣扎,四处寻找救命稻草。和诸多基佬打得火热,他结过一次婚,有一个女儿,割过一颗肾给情人。

幕后花絮

李鸿当初他和张作骥谈合作时原本只是想当工作人员,但张作骥却相中他当男主角,从此改变他的人生。
吕雪凤透露张作骥找她拍片时,正是他的性侵案最风风雨雨的时候,不过因为二人的老交情,她连酬劳都没问,就答应张作骥拍摄。实际拍摄后,张作骥也只给她车马费,没有能力给她酬劳,后来她甚至掏台币十万块出来,协助张作骥入狱后安置工作室新人。
吕雪凤在《醉·生梦死》只有四个镜头,但牺牲极大,其中一个镜头她扮尸体,上千上百只蛆在她身上爬行,对她造成莫大的心理压力,她形容这个过程“比死还可怕”。
郑人硕表示和黄尚禾为了真实演绎情欲,在片中的床戏完全真枪实弹,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二人也积极培养感情,甚至因为太入戏,后来和同剧组的女友感情生变,演出也没有获得任何片酬。[4]
李鸿其曾做导演组工作,被张作骥引导成为演员。玩乐团的李鸿其在开镜前,就为了融入角色,跑到菜市场卖了两个月的菜。[3] 与蚂蚁培养感情,尸体爬蛆实拍,诠释“老鼠”角色。

创作背景

影片英文片名Thanatos, Drunk,系来自希腊神话中的死神Thanatos的悲剧故事,中文片名灵感则是来自于李白的《将进酒》,导演想表达的是一种诗意的生活态度和沉重的母爱。醉生梦死分别代表四位主要演员在戏中的角色。

影片评价

《醉·生梦死》诠释男男情欲,获得柏林最大同志杂志《Siegessäule》读者选为最佳影片。浓烈的欲念、动人的友谊、以及纠葛万千的亲情,经由张作骥细腻铺陈,迸发出强大的张力。尤其是以魔幻写实表达母亲对子女过度关爱所形成的压力,精炼出色的手法获得国际媒体与影人的一致赞赏,堪称今年度最值得重视的电影之一。
在写实的故事轴线中,隐藏著高度奔放的内在精神描绘,作者透过勇敢的电影语言,创造出每一个角色奋力求存,如梦境中亲密,自由也悲伤的情感状态。《醉·生梦死》是一部性感、大胆且充满创作核心精神的电影。《醉·生梦死》的镜头是有生命的。张作骥执掌的影像恍若“活着”,在红楼、宝藏岩和传统市场与芸芸众生一同穿梭,晃动、迷离的质感更传达了红尘醉生的无奈、以及人们苟活梦死的悲伤。张作骥精巧地使用蛆虫蝼蚁与人类的互动,让所有抽象的生命悲伤,化为有机的悲伤生命,《醉·生梦死》除了剧情、故事,竟也传达了彷佛怪兽般的伤痛,连配乐鼓声、南管大师王心心的咏唱也强如心跳脉搏、悠似血浆体液。
没想到张作骥的电影这么生猛,完全不似台湾小清新,可确确实实是台湾电影。颓败原生态血性都沾边,却又找不到一个合适词来描述。发现了一位有潜质的年轻演员,还长得有点像小康。电影有引起不适镜头,观影前请做好心理准备。
醉里乾坤大,藏生藏梦藏死。被打碎的故事结构,将过去和当下、回忆和现实、真实与幻梦交织,和着酒精扭成一股解不开的结,绑在几乎全程的手持摄影上,晃动着所有的情欲、痛苦、迷茫、挣扎、毁灭和新生……你是蚂蚁臭鱼蛆虫或是蜘蛛都可以,困境求生是动物本能,活着记得人生须尽欢,这是黑暗中的一道光。
非常撕裂的观影感受,喜欢这种阴暗影像所传达的情绪的同时又时刻在抗拒着它,粗糙外表下的细腻情感,边缘小人物的日常状态,就是这种什么都有讲但又什么都不深刻的无奈,配乐极赞,尤其是一段唱腔,鼓点也极具表现力,表演还是老姜更辣,吕雪凤明显更出色,李鸿其拿奖应该是因为这个角色实在太难演了
走出影院的时候,以台湾人为主的观众群都在吐槽片中剧情设计的多处硬伤,我在看的过程中也频频感叹老梗狗血不断。整体而言像一部拼接之作,什么都想讲,什么都讲得支离破碎:两代人的沟通、年轻一代看不到希望,何去何从、同性恋面临的家庭社会困境,甚至囊括了吸毒、滥交、怀孕、情仇、黑道……可以说相当混乱,恰好与我观此片前的那部极简电影形成鲜明对比,无论是画面上还是内容上,太过花哨反显冗长累赘,如果想说的太多,那么捋一捋,讲好一个故事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