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可卿身世之谜

秦可卿身世之谜

中文名: 秦可卿
外文名 :qin ke qing
其他名称: 秦氏,蓉大奶奶,可儿,兼美
饰 演: 张蕾,夏丽蓉(87版红楼梦) 、唐一菲(2010版新红楼梦)
配 音: 柳青(87版红楼梦)
登场作品: 《红楼梦》
性 别: 女
排 名:金陵十二钗正册第十二位
身 份 :宁府主脉重孙媳妇

个人资料

秦可卿,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来自仙界的清净女儿之境,是太虚幻境之主警幻仙子的妹妹,乳名兼美,表字可卿。
她长得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温柔和平,被贾母赞为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而在警幻仙界,她是警幻仙姑的妹妹。秦可卿鲜艳妩媚有似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黛玉。原是个钟情的首坐,管的是风情月债。在贾宝玉梦游仙境时,被警幻仙姑许配给贾宝玉。

角色经历

《红楼梦》开篇第一章,绛珠仙子为报答神瑛侍者灌溉之恩,道:`他是甘露之惠,我并无此水可还.他既下世为人,我也去下世为人,但把我一生所有的眼泪还他,也偿还得过他了.'因他们二人的事件,就勾出许多风流冤家来,陪他们去了结此案。”秦可卿便是风流冤家之一。
仙界来历
秦可卿来自仙界的清净女儿之境,是太虚幻境之主警幻仙子的妹妹,乳名兼美,表字可卿。她在警幻宫中原是个钟情的首座,管的是风情月债。奉警幻之命,降临尘世,为第一情人,引导金陵十二钗早早归入太虚幻境。[1]
嫁入豪门
秦可卿一下凡就是个弃婴,被养生堂收养。营缮郎秦业因当年无生育,便向养生堂抱养了她,给她起了个小名唤可儿。同时抱养的还有一个男婴,但是没能养活。秦业五旬之上生了秦钟,就是秦可卿的弟弟。秦业为官清廉,宦囊羞涩,家境清寒。十分重视对秦可卿姊弟俩的教育。[1]
秦可卿长成个大美人,嫁给贾珍之子贾蓉为妻[1] ,脂砚斋评她“贫女得居富室”[2] 。原著特别交代她的小名贾府从无人知道,意味着她出身养生堂的秘密被秦业隐瞒得好好的,贾府始终相信她是秦业的亲生女儿。[3]
秦可卿嫁入贾府后,获得了合族上下的同声赞美。尤氏护着她,贾母怜惜她。凤姐与她感情尤深,时常去找她说话。每逢此时,贾宝玉也屁颠屁颠跟着。有一次,贾珍之妻尤氏请贾母、王夫人等赏梅,贾宝玉要睡午觉,秦可卿请缨去安排。贾宝玉在她的卧房里梦入太虚幻境,警幻仙子将她许配与贾宝玉,意欲让贾宝玉领略人间仙界第一等美色,从此看破男女之情,贾宝玉梦醒时失声喊叫“可卿救我”,令秦可卿心里纳闷,又不好细问[1] 。
丧礼奢华
秦可卿丧礼极尽奢华,停灵七七四十九日,宁国府街上一条白漫漫人来人往,花簇簇官来官去。看板时几副杉木板贾珍皆不满意,到底买下了薛家木店里的一副出自潢海铁网山,原是给义忠亲王老千岁准备的樯木板,为了丧礼上风光些,贾珍又从大内红人戴权手上为贾蓉捐了个龙禁尉的前程,还特地请了凤姐协理。更有六公、四王等当朝显贵都来设祭送殡。出殡后寄灵于贾府家庙铁槛寺。[1]
秦可卿的丧礼埋伏一系列重大祸患:丫鬟瑞珠触柱而亡,宝珠请愿自任义女,出殡后守灵铁槛寺;凤姐在铁槛寺弄权,间接害死张金哥一对情侣;最严重的是贾珍擅用潢海铁网山樯木板,接上了后来贼寇入室抢劫、海疆戡乱一条线索。[3]
秦可卿死于腊月初二,她的丧礼却在翌年八月,间隔达九个月[3] ;从她的病情来看,似乎是病逝,从她的判词、曲子及对鸳鸯的自述来看,似乎又是自缢。她的死所以成为红学悬案。
死后显灵
秦可卿死后显灵两次,一次在大观园责问凤姐辜负了当年的嘱托,一次教鸳鸯自缢,引入太虚幻境。后来又出现在贾宝玉真如福地(太虚幻境的幻象)梦中。全书结尾处,贾政、贾蓉扶贾母、秦可卿、凤姐、鸳鸯、林黛玉灵柩回南安葬。[1]

角色描写

其鲜艳妩媚,有似乎宝钗,风流袅娜,则又如林黛玉。[1]
长大时,生的形容袅娜,性格风流。

角色评价

书中评价
1.正册判词
情天情海幻情身,情既相逢必主淫。
漫言不肖皆荣出,造衅开端实在宁。[1]
2.红楼梦曲-好事终
画梁春尽落香尘。擅风情,秉月貌,便是败家的根本。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宿孽总因情![1]
3.秦可卿自述
这都是我没福。这样人家,公公婆婆当自己的女孩儿似的待。婶娘的侄儿虽说年轻,却也是他敬我,我敬他,从来没有红过脸儿。就是一家子的长辈同辈之中,除了婶子倒不用说了,别人也从无不疼我的,也无不和我好的。这如今得了这个病,把我那要强的心一分也没了。公婆跟前未得孝顺一天,就是婶娘这样疼我,我就有十分孝顺的心,如今也不能够了。我自想着,未必熬的过年去呢。[1]
4.书中人物对秦可卿的评价
(1)贾母:素知秦氏是极妥当的人,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1]
(2)尤氏:他这为人行事,那个亲戚,那个一家的长辈不喜欢他……虽则见了人有说有笑,会行事儿,他可心细,心又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这病就是打这个秉性上头思虑出来的。[1]
(3)张太医:大奶奶是个心性高强聪明不过的人,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此病是忧虑伤脾,肝木忒旺,经血所以不能按时而至。[1]
(4)合族人丁并家下诸人:那长一辈的,想他素日孝顺;平辈的,想他平日和睦亲密;下一辈的,想他素日的慈爱,以及家中仆从老小,想他素日怜贫惜贱、爱老慈幼之恩。[1]
(5)焦大: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1]
(6)璜大奶奶:人都别要势利了,况且都做的是什么有脸的事。[1]
评点者评价
1.涂瀛
可卿,香国之桃花也,以柔媚胜。爱牡丹者爱之,爱莲者爱之,爱菊者亦爱之。然赋命群芳为至薄,女子忌之。故谈星相者,以命带桃花、面似桃花为病。可卿获于人而不获于天。命带之乎,亦面似之也。爱可卿者,并怨桃花!(读花人论赞)[4]
2.王希廉
(1)六回至十六回为五段,结秦氏诲淫丧身之公案,叙熙凤作威造孽之开端。按第六回刘老老一进荣国府后,应即叙荣府情事,乃转详于宁而略于荣者,缘贾府之败,造衅开端,实起于宁。秦氏为宁府淫乱之魁,熙凤虽在荣府,而弄权实始于宁府,将来荣府之获罪,皆其所致,所以首先细叙。(护花主人总评)
(2)秦氏托梦,笼罩全部盛衰。且以见一衰便难再盛,须早为后日活计,是作者借以规劝贾府。贾宝玉一闻秦氏凶信,便心如刀戳,吐出血来。梦中云雨如此迷人,岂其然乎。秦氏一死,合族俱到,男女姻亲,亦皆齐集。固见秦氏平日颇得人心,亦以见贾珍素日之爱怜其媳。秦氏死后,不写贾蓉悼亡,单写贾珍痛媳,又必觅好棺木,必欲封诰,借道荐忏,开丧送柩,盛无以加,皆是作者深文。(第13回)[5]
3.脂砚斋
(1)焦大之醉,伏可卿之病至死。(戚序本第7回)[6]
(2)欲速可卿之死,故先有恶奴之凶顽,而后及以秦钟来告,层层克入,点露其用心过当,种种文章逼之。虽贫女得居富室,诸凡遂心,终有不能不夭亡之道。(戚序本第10回)[6]
(3)将可卿之病将死,作幻情一劫;又将贾瑞之遇唐突,作幻情一变。(戚序本第11回)[6]
(4)生死穷通何处真。英明难遏是精神。微密久藏偏自露,幻中梦里语惊人。(戚序本第13回)[6]
(5)“尽我所有”,为媳妇是非礼之谈,父母又将何以待之。故前此有恶奴酒后狂言,及今复见此语,含而不露,吾不能为贾珍隐讳。(戚序本第13回)[6]
(6)借可卿之死,又写出情之变态,上下大小,男女老少,无非情感而生情。且又藉凤姐之梦,更化就幻空中一片贴切之情,所谓寂然不动,感而遂通。所感之象,所动之萌,深浅诚伪,随种必报,所谓幻者此也,情者亦此也。何非幻,何非情。情即是幻,幻即是情,明眼者自见。(戚序本第13回)[6]
(7)贾珍尚奢,岂有不请父命之理。因敬[老修炼]要紧,不问家事,故得恣意放为。(甲戌本第13回)[6]
(8)“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老朽因有魂托凤姐贾家后事二件,嫡是安富尊荣坐享人不能想得到处。其事虽未漏,其言其意则令人悲切感服,姑赦之,因命芹溪删去。(甲戌本第13回)[6]
现代评价
(1)马瑞芳:秦可卿一家的名字都是为了说明“情的罪孽”;太虚幻境判词、红楼梦曲规定她因淫自杀;焦大骂出她与贾珍、贾蔷乱伦;她卧室的香艳描写,暗示她是风月人物。作者在现实中选择了秦可卿这个因风月之事败露而死亡的人,作为“情”的象征,让她在贾宝玉梦中“幻”为“情身”,还让那个也叫“可卿”的仙姬与钗、黛的形象混为一体,最后与贾宝玉一起堕入“迷津”,暗示这是后来情节发展的影子,以自圆其“宿孽因情”之说。王熙凤的弄权、敛财、害命,也起于她协理宁国府。秦可卿“判词”和曲子中的词句的含义,要比字面印象来得深奥,就连曲名“好事终”,体会起来,其所指恐怕也不限于秦氏一人,而可以是整个贾府的败亡。[7]
(2)朱楼梦剑:秦可卿和二尤的故事来自《风月宝鉴》旧稿,她们的出身、品性、结局均有相通之处,秦可卿正传的疑点可以在二尤正传里面找到答案。书中通过猫狗打架、卧房典故、两枝宫花、焦大醉骂、判词、曲子等细节塑造她为第一淫妇,为此遭受相思成疾(贾蔷搬出)、长辈责罚(焦大、秦业)、名坏被欺(金荣、璜大奶奶)、因淫致病(张太医论病)、重度抑郁(尤氏述说、秦可卿自述)等五重活受罪,最后不得好死,此系模拟世俗语态对她的淫罪表示惩罚。但作者后期大刀阔斧修改她的形象,删削《风月宝鉴》风月文字,通过移罪贾珍、乳名兼美、合家称颂、贾宝玉意淫、魂托凤姐、合家哀悼等细节把她翻转为第一佳人,对她的悲剧寄予深切同情。作者为二尤翻案的文章亦与秦可卿相通,她们的人性美和悲剧美自然融入大观园全体,共同表达了女儿尊贵和意淫主题。[3]

角色原型

原型假说
《刘心武揭秘红楼梦》:秦可卿这个形象,她的原型实际上是弘皙的一个妹妹,是胤礽的一个女儿。或者早年在两家相好的时候,就送到曹家当了童养媳,或者生出来以后,未及在宗人府登记,就以小官员抱养女儿的名义寄养在曹家。那么曹雪芹就是根据这样的,生活的原始资料升华为这样的艺术形象,来营造悲剧情节的一个大的气氛,架构悲剧艺术结构的大格局。
淫丧天香楼
甲戌本脂批:“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称作者在初稿中曾以“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回目,写秦可卿与贾珍私通,事泄后羞愤自缢于天香楼。此说最早是由民间红学家据判册、曲子、鸳鸯自缢三处研究来的,并非脂批原创。1921年上海《晶报·红楼佚话》明确讲到:“秦可卿之死,实以与贾珍私通,为二婢窥破,故羞愤自缢。”1923年俞平伯《红楼梦辨》首次对这一观点作出了详细论证。[3]
由天香楼和二婢的线索,能解开秦可卿“淫丧”的疑案:卧房典故里,婢女红娘引诱莺莺与张生幽会西厢,隐喻宝珠、瑞珠二婢引诱秦可卿与贾蔷幽会天香楼;事泄后,秦可卿遭受五重活受罪,卧病三个月后殒命;二婢惧引诱之祸,故一死一出家。[3]
命丧天香楼
甲戌本脂批:“此回只十页,因删去天香楼一节,少去四五页也。”按此计算,第13回约存4900字,若加上删去的四五页,共约7300字,对比相邻章回(第11回约5600,第14回约5400,第15回约4800,第12回约4000),显得极不正常。所以,脂批“少去四五页”之说十分可疑。[3]
考诸红学史,1923年俞平伯猜想:“若明写缢死,自不得不写其因;写其因,不得不暴其丑。而此则非作者所愿。但完全改易事迹致失,亦非作者之意。”[8] 俞平伯猜到“淫丧”的故事可能被删削,但又说删书非作者之意。1927年甲戌本“老朽命删”之说有意回应“俞平伯猜想”,且模仿俞平伯文风,故其年代或疑在俞平伯之后。[3]
婚配之迷
贾珍早已垂涎秦可卿美色。贾珍置三代单传的危机和门当户对的家法于不顾,给儿子贾蓉娶进秦可卿这样一个贫女、祸水,过门后又恣意爬灰,使她至死都未能给长房留下一男半女,以此烘托贾府末世,深著贾珍荒淫败家之罪,目的就是要写宁府绝后。与三代单传一道构成贾府末世格局。[3]

影视形象

年份 电视剧/电影 饰演者
1977年 香港邵氏电影《红楼春梦》 刘慧茹
1977年 香港佳艺《红楼梦》林燕妮
1987年 央视版《红楼梦》 张蕾/夏丽蓉
1989年 北影版《红楼梦》何晴
1996年台湾华视版《红楼梦》张琼姿
1998年《秦可卿之谜》苗乙乙
2010年《黛玉传》 吕佳容
2010年 新《红楼梦》 唐一菲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