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合德_容貌复原图_简介

赵合德_容貌复原图_简介

中文名 :赵合德
国 籍:西汉
民 族:汉族
出生地 :山西
出生日期: 前45年
逝世日期: 前7年
职 业: 汉成帝宠妃
主要成就: 专宠后宫
姐 姐:赵飞燕
结 局: 饮毒自尽
夫 君:汉成帝
封 号:婕妤、昭仪

简介

赵合德(?-公元前7年),汉成帝刘骜宠妃,与姐姐赵飞燕(汉成帝第二任皇后)同侍皇帝,专宠后宫,享尽荣华富贵十余年,姐妹二人是中国历史上传奇和神话般的美女,评价大多为负面,史书记载她们是红颜祸水。正史没有记载她的名字,合德名字出自于赵飞燕外传。

人物生平

赵合德出身平民,良家女子,并非勾栏或者奴婢。父亲赵临家很穷,因为生的是个女娃,一出生就被抛弃,三天后竟然还没死,便把她抱回家中抚养。长大后出落成美女。[1]
她的姐姐赵飞燕依附阳阿公主府中,学习歌舞,因其舞姿轻盈如燕飞凤舞而得名“飞燕”。汉成帝一次微服外出游乐,来到阳阿公主府,阳阿公主把养在府中的良家女都叫出来,取悦汉成帝,汉成帝见到赵飞燕被其美艳和舞姿所迷,十分的高兴,便把她招入宫中,大为宠幸。
后来听说她还有一个妹妹赵合德,长得非常漂亮,又温柔多情,连赵飞燕也自愧不如,便下令招入宫中,姐妹“俱为婕妤,贵倾后宫”。成帝固宠赵氏姐妹,对其它妃嫔不屑一顾,对她们的宠爱逾越了礼制,许皇后、班婕妤等人皆失宠。
鸿嘉三年(前18年),许皇后姐姐蛊诅后宫有身孕的妃子被发觉,赵飞燕趁机告发许皇后等人蛊诅后宫女子,求己亲媚。太后得知后大怒,下令彻查,许皇后因此被废。之后汉成帝欲立赵飞燕为皇后,但太后王政君嫌弃她出身卑微不是侯门女,不同意,但其实王政君也是出身卑微的平民女。太后的外甥侍中淳于长为成帝立赵飞燕为皇后一事来沟通。永始元年(前16年)四月,成帝先封赵飞燕的父亲赵临为成阳侯,改变她家卑微的身份。六月,封赵飞燕为皇后,封赵合德为昭仪,大赦天下。[2]
公元前7年春季的一天,汉成帝起床不久即暴毙,大家认为是赵合德的罪过。太后言“皇帝暴崩,群众讙哗怪之。掖庭令辅等在后庭左右,侍燕迫近,杂与御史、丞相、廷尉治问皇帝起居发病状”,赵合德野心粉碎,因此自杀,临死前,赵合德愤慨地说:“我把刘骜当成婴儿,玩弄于股掌之中!怎么能收敛掖庭令争帐幕的事吗?”拍着胸脯大喊:“陛下去哪里呢?”于是吐血而死,享年三十八岁。

人物评价

历代文人多用以形容美女。[4] 赵氏姐妹恃宠而骄,在位9年,参与杀害一位美人之子,一位宫女之子,但许皇后在位20年,后宫也无存活的孩子,只说赵氏姐妹是红颜祸水,怕是有失偏颇。班固在《汉书》载“赵氏乱内”。
汉成帝对赵合德确实已经入迷,他在当时首都长安昭阳宫中,特地为赵合德另行建立一座富丽堂皇的寝宫,中庭一片朱红,殷柱上都施用油漆(中国传统中,朱红是一种尊贵的颜色;而在公元前一世纪,油漆还是一种珍品)。门限都是铜做的(当时铜尚是稀有金属,几乎跟黄金等值,如果换“门限都是黄金做的”,印象就更深刻矣),而铜之上更镀黄金(那时黄金跟现代的钨轴之类一样,价值连城),用雪白玉石砌成台阶,墙上挂着完全用黄金做的精致壁灯。处处都装饰着蓝田墨玉(陕西省蓝田县)和翡翠珠宝。这些盖世家华,不但赵合德贫穷出身,没有见过,史书上说,自从中国有皇宫以来,也从没有见过。

家族成员

生父:赵临
母亲:不详
公公:汉元帝
婆婆:王政君
姐姐:赵飞燕
夫君:汉成帝

第一个尝试直播的女人要了男人的命

公元前18年,在中国为西汉孝成鸿嘉三年,论干支则为癸卯,属兔,当年四海升平,全年并无大事可叙,纵是气候有点反常,四月北方大旱,十一月四川郑躬率六十余人起义,但这种灾患,以我国幅员之大,似乎年年在所不免,只要小事未曾酿成大灾,也就无关宏旨。总之,在历史上,鸿嘉三年实为平平淡淡的一年。
但是要以互联网通史的角度来说,鸿嘉三年出现了历史上第一个通过直播上位的平民网红,即便互联网差不多在2000年之后才出现。
所有在互联网上分享减肥心得美女博主都有一个始祖级别的偶像,那就是赵飞燕,这位“贵妃上马马不知”的美女,和唐朝那位“贵妃上马马不支”的杨玉环并称为“环肥燕瘦”,而能“掌中舞罢箫声绝”的赵飞燕也成为瘦身界的传奇。
今天要讲的,是另外一个传奇,赵飞燕的妹妹赵合德,这姐妹二人也是中国特色宫斗剧的常客,当然,这是另外一个话题。
公元前18年这一年的某天,汉成帝刘骜打开微信附近的人,看到阳阿公主在线,就去她家串门,发现宫女赵飞燕舞艺过人,风姿绰约,于是就加了赵飞燕微信,发红包求约。赵飞燕深谙撩汉之道,连续三天都欲擒故纵地说“叔叔不约我们不约”。
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说起来西汉皇帝都有一个喜欢去姐姐家勾搭姑娘的臭德行,汉武帝在平阳公主家勾搭来了卫子夫,这一次汉成帝勾搭赵飞燕煞费苦心,得不到永远在骚动,被宠爱的都有恃无恐。最终赵飞燕上位之后,成功地让汉成帝直接卸载了微信里的摇一摇、漂流瓶和附近的人。
为了让自己在汉成帝微信对话框置顶的地位更牢固,再打压一下西汉后宫微信群其他群成员的,赵飞燕把自己的妹妹兼队友赵合德也拉进了后宫群。
赵飞燕由线上到线下O2O把赵合德拉进宫,她的妹妹马上得势,汉成帝和赵合德在丽思卡尔顿的总统套开完房之后,感受到了生命的大和谐,顺手发了一条朋友圈:
“宁愿醉死温柔乡, 不慕武帝白云乡。”
这对于这个西汉政治界和娱乐界来说,是个爆炸性的消息。随后,活泼八卦等等娱乐大号赶着热点撰写了《到底是什么姿势,让皇上沉迷温柔乡中,从此不早朝?》等等微信爆款十万加文章。
史称“温柔乡”事件。
而时政大号们则忧国忧民,也发表了《白天实干兴邦,夜晚实干误国》的文章,指责赵氏姐妹“此祸水也,灭火必矣”,也是十万加爆款文章。根据阴阳五行八卦来说,大汉以火德而兴,汉成帝宠爱赵合德荒废政事,犹如水灭火势,因此有人就把赵合德比作成了“祸水”,这也是为什么红颜是祸水,而不是祸土,祸金的原因。
史称“红颜祸水”事件。
总之,赵氏姐妹就这样红了,不光是成为了皇上枕边的红人,也成了正史和野史里面的常客,网红两千年,就此拉开序幕。
在西汉后宫群中,赵氏姐妹呼风唤雨,成功地将许皇后、班婕妤这两个红人挤出了群。说起来,班婕妤曾经是有希望成为一代贤妃的,也和汉成帝有过一段时间的爱情佳话。
在汉成帝抛弃班婕妤,宠爱赵氏姐妹这件事发生一千多年之后,清朝的大V纳兰容若写了一句“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微博,讲的就是班婕妤在冷宫之中写了一首《怨歌行》,将自己比做夏天受宠到了秋天就被抛弃的画扇,其诗曰“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捐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后来纳兰容若这句诗成为统计学上QQ签名排名前三的句子。
赵氏姐妹得宠不是没有原因,她们都有天赋技能,比如赵飞燕的是“跳舞”,赵合德的技能是“洗澡”,是的,洗澡也是技能,而且赵合德是宠妃这个职业历史上唯一把“洗澡”技能练到Max的玩家,排在第二,把这个技能练到 +19的宠妃是杨玉环。后来唐朝大 V 白居易在《长恨歌》中这么描写杨贵妃“洗澡”技能的伤害值:
“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侍儿扶起娇无力,始是新承恩泽时。
云鬓花颜金步摇,芙蓉帐暖度春宵。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按理说赵合德和杨玉环在“洗澡”这个技能上的修炼其实是差不多的,但是赵合德的高明之处就是加上了“直播”的特技。
每次汉成帝上线要和赵合德来一发之前,赵合德就会沐浴更衣,这个私密且正常的步骤在一次被汉成帝无意窥见之后,就不断地在他的脑内小剧场重演。偷窥赵合德沐浴,就像当初面对赵飞燕说叔叔不约一样,成为汉成帝心中别样的刺激。
为了提高赵合德洗澡的观赏值,汉成帝花重金给赵合德修建了洗澡直播间,《汉书》是这么记载的:切皆铜沓黄金涂,白玉阶,壁带往往为黄金釭,函蓝田璧,明珠、翠羽饰之,自后宫未尝有焉。
在古时候的西方,人们更倾向于用油画的方式来呈现洗澡的美态,这种艺术表现形式接近于拍照,很明显,直播是一种更前卫的媒介形态。
总之,为了方便自己偷窥赵合德洗澡,汉成帝给赵合德修了一个川普审美风格的澡缸子。赵合德自然知道汉成帝喜欢偷窥自己洗澡,也就将计就计,在洗澡的时候欲擒故纵,尽量铺排无限的媟艳风光,甚至连浴罢的情态,也加以刻意的美化。
如果这事儿拍成电影,想必会加一句台词:你想窥她洗澡,她也想你窥她洗澡,你们都知道总有一天你们会隔着窗户缝窥视,但不知道你们会在哪一天这样,这就是最好的时光。
对赵合德来说,这的确是她最好的时光,此时她甚至比姐姐赵飞燕更受宠。此时,在汉成帝眼前的用户界面里,只剩下赵合德直播洗澡的画面:
“赵合德宽褪罗衣,玉骨冰肌,兰汤潋滟,顾影自怜,关窗锁户,轻醮细拭…”
总之,汉成帝和赵合德隔着窗户这一见的瞬间电光火石,历史上也只有潘金莲和西门庆在宋朝那次隔着窗户的仰望和俯视能相比了。
至于洗澡的香艳画面,也只有《西西里的美丽传说》中小男孩雷纳多眼中的玛莲娜可以比拟。
和许多沉迷于网红主播不能自拔的男性类似,汉成帝最终的结局并不好,夜夜笙歌之下,汉成帝最终在赵合德的床上再也没有起来。
一语成谶,在赵合德精心设下的温柔乡陷阱里,汉成帝废政误国,乃至一命呜呼,而当初汉成帝发的那条朋友圈“宁愿醉死温柔乡, 不慕武帝白云乡”直到现在都还躺在历史的服务器中。
至于人类历史上第一次尝试直播的赵合德,一开始就奠定了直播史上的巅峰,无论是汉成帝给她建的金碧辉煌直播间,还是赵合德精心安排的直播内容,以及因为直播带来的巨大受益(后宫第一宠妃),还有汉成帝这个直播受众的沉迷程度,都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从开始的直播屏幕是木窗一缝,到 QQ 和 QQ 群的一对一一对多视频窗口,再到现在的各种受众千万的直播应用,窗口在变,人数在变,不过其中的人性欲望确实一丁点儿也没有变。
历史车轮吱吱碾过,宠妃赵合德直播的旖旎画面则被删除,只留下一些支离破碎的方法论被如今的直播网红们东施效颦着。

赞助商链接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