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政君_简介_活了几岁

王政君_简介_活了几岁

本 名: 王政君
别 称: 王皇后、元后
所处时代: :西汉
民族族群 汉族
出生地 :魏郡元城
出生时间 :本始元年(前71年)
去世时间: 始建国五年(13年)二月三日
主要成就 :中国历史上寿命最长的皇后之一
职 业: 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
谥 号 :孝元皇后
陵 墓 :渭陵
性 别: 女

简介

王政君(公元前71年—公元13年2月3日),魏郡元城(今河北省大名县)人,阳平侯王禁次女,母亲李氏。汉元帝刘奭的皇后,汉成帝刘骜的生母。她是中国历史上寿命最长的皇后之一。其身居后位(包含皇后、皇太后、太皇太后)时间61年(公元前49年—公元13年在位)。王莽篡汉时,王政君大怒,将传国玉玺砸在地上,致使传国玺崩坏了一角。她驾崩后,与汉元帝合葬于渭陵。

早年经历
王政君是王禁之女,其母李群是魏郡李家的长女。李亲本是王禁正妻,后她因为妒嫉诸妾,与王禁离异了,改嫁给河内郡的苟宾为妻。
李亲怀着王政君时,梦见月光照射到自己胸前。王政君长大后,性情温顺,学会了妇人之道。到十四、十五岁时貌美聪慧,原先许嫁一户人家,可男方突然死了,后来东平王纳她为妾,但还没入门东平王就死了,他的父亲觉得很奇怪,便派人为女儿占卜,占卜者说:“因她是梦月入怀的,所以此女贵不可言。”于是王禁让女儿学习各种才艺,在她十八岁时将她献入宫中为家人子。[2]
王政君入宫后过了一年多,皇太子刘奭宠爱的司马良娣病故,良娣临死前说是有其他姬妾咒她于死,从此太子郁郁寡欢,又迁怒其他姬妾,不与她们接近。
汉宣帝刘询知道太子怨恨姬妾,便让皇后在后宫挑选适合的宫女送给太子。皇后挑了五个女子,其中包括王政君。当太子到皇宫时,对这五个女子兴致缺乏,但又不想违逆皇后的懿旨,便说:“其中有一个人可以。”这时因为王政君坐得最靠近太子,且打扮素雅,所以大家都以为太子就是属意王政君,遂将她送到太子宫,刘奭与王政君成了夫妻。太子原本已有姬妾十多人,但长年以来一直都没有人怀孕,而王政君成为太子妾室后,一夜之间王政君竟然怀孕了,这使宣帝非常高兴,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王政君分娩生下一个儿子,那年她二十一岁。汉宣帝亲自为皇孙命名为刘骜,字太孙,时时带在身边。[3]
母仪天下
黄龙元年(公元前49年),汉宣帝驾崩,刘奭即位为帝,是为汉元帝。先封王政君为婕妤,三天之后升她为皇后。王政君自从生子以后,日益受到冷落;其子刘骜起初宽博谨慎,但后来喜好宴饮玩乐,元帝也觉得他没什么才干。此时傅婕妤(后为昭仪)很得宠爱,生下定陶王刘康,元帝想要立刘康做太子。王政君与其兄王凤、太子刘骜都为此感到恐惧,后来由史丹拥护,汉元帝也考量到皇后为人谨慎,太子又是宣帝以前所喜爱,因此决定不废太子。[4]
成为太后
竟宁元年(公元前33年),汉元帝驾崩,由刘骜即位为帝,是为汉成帝,尊母亲王政君为皇太后。当时以太后兄长王凤为大司马大将军,同母弟王崇为安成侯。后来又同日封王谭为平阿侯、王商为成都侯、王立为红阳侯、王根为曲阳侯、王逢时为高平侯,世称“五侯”,王氏权势大炽。王政君的生母李氏,早年与王禁离婚而改嫁苟宾,生苟参。苟宾死后,王政君让母亲再回去与王禁复缘。王政君又同情异父弟苟参,比之以汉武帝时的外戚田鼢,也想给苟参封侯爵,但被成帝拒绝,因此让他任侍中水衡都尉。王家一门族人借着太后的关系,在朝廷担任相当多的官职。
汉成帝即位多年,没有子嗣,身体又不好,于是趁定陶王刘康来朝时,请他留下来照顾他。汉成帝与王政君因为元帝生前喜爱刘康的关系,对他待遇也相当优厚,并不因为以前废立太子之事而有所嫌隙。然而,王政君之兄王凤却要求刘康回到封国,刘康只好离开。京兆尹王章看不过去,劝汉成帝不能再任用王凤,并推荐名声良好的中山王之舅冯野王。王凤得知后,称病不仕,并献上言辞甚哀的文字给成帝。王政君听闻此事后,为之垂泪,甚至不进御食。汉成帝也因为自幼倚赖王凤的关系,不忍废弃他,只好继续任用。王凤还职后,立刻诛杀王章,且从此更加嚣张。[6]
王政君怜悯自己的小弟王曼因为早死而没有被封侯,而平阿侯王谭、成都侯王商等人多称赞王曼之子王莽,便追封王曼为新都哀侯,以王莽嗣侯位,并任命为大司马。后来汉成帝因为没有子嗣,定陶恭王也已经过世,定陶恭王之母傅昭仪贿赂王根,希望让定陶恭王之子刘欣继承帝位。后来王根果然保举刘欣继位,刘欣遂被立为太子。[7-8]
势力衰落
绥和二年(公元前7年)三月,酒色侵骨的汉成帝在赵合德的宫中暴死,刘欣即位,是为汉哀帝。王政君成为太皇太后。面对“王氏子弟皆卿、大夫、侍中、诸曹,分据势官满朝廷”的局面,汉哀帝着手排挤王氏外戚势力,强化皇权,他即位后便拔高自己祖母和母亲家族傅氏、丁氏的势力,封祖母傅昭仪为恭皇太后,母亲丁姬为恭皇后,食邑与王政君相等。王政君看到后非常不安,便要大司马王莽“乞骸骨”回家,哀帝没有批准王莽的辞呈。丞相孔光、大司空何武、左将军师丹等对王政君说:“皇帝听说太后下令贬斥王莽,非常伤心。大司马如果不复职,皇帝就不敢听政了。”于是王政君又令王莽复行视事。[9] 对王莽“乞骸骨”的处理似乎表现出哀帝对王氏的客气态度,实际上汉哀帝却深忌王氏骄横,所以起初对王家人颇为优待,日子一久,便渐渐疏远。[10]
此后,汉哀帝与王氏之间的斗争日趋激烈。司隶校尉解光弹劾王根罪行,汉哀帝借机将王根逐出京师,并将王氏举荐的官吏悉数罢免。后有高昌侯董宏承风希旨,以《春秋》“母以子贵”之义请尊哀帝生母丁姬为帝太后。此议一出,便遭到大司马王莽、丞相孔光、左将军师丹等人的坚决反对。哀帝迫于压力,将董宏免为庶人。不久,未央宫举行宴会,内者令为傅昭仪设帷幄,坐于王政君旁。王莽呵斥道:“定陶太后不过是一个藩妾而已,怎能与至尊并坐!”遂撤去其座。[11] 但在汉哀帝的打击下,王氏仍难免衰落的命运,过了两年,汉哀帝还是尊傅昭仪为帝太太后,丁姬为帝太后,王莽则被贬逐新野,王氏势力跌落谷底。到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汉哀帝念王政君年事已高,才将王莽与平阿侯王仁召还京师,侍奉王政君。
王氏擅权
元寿二年(公元前1年)六月二十六日夜,汉哀帝无子而亡。王政君闻哀帝死讯后,迅速移驾未央宫,部署王氏子弟控制中枢。哀帝临终前将玉玺交给他的男宠大司马董贤,王政君听取王闳建议,派王闳威胁董贤交出玉玺,再交给王政君。[12] 王政君召见董贤,问他国丧该如何调度,董贤不能对,脱下帽子谢罪,王政君说:“新都侯王莽曾以大司马身份参与过成帝葬礼,知道该怎么办,我让王莽来帮帮你吧!”于是立即召王莽入宫,从董贤手中夺取兵权。[13] 随后董贤自杀,王政君所深恶痛绝的赵飞燕和哀帝傅皇后被逼死[14] ,已故傅昭仪和丁姬的陵墓也被扒开[15] ,哀帝所拔擢的傅、丁两家迅速被王氏铲除。王政君依然被尊为太皇太后,并以中山王刘衎为帝,是为汉平帝。[16]
王莽相当懂得讨好王政君,先是上言、尊王政君姊妹王君侠为广恩君、王君力为广惠君、王君弟为广施君,并且都领汤沐邑,姊妹们遂日夜赞誉王莽的美德。王莽又知道王政君虽是妇人,却也讨厌待在深宫中,便举办许多可以让王政君外出的活动。就连王政君的侍女之子生病,王莽也前去亲自侍候。[17]
元始五年(公元6年),汉平帝死后,孺子婴继位,众人请求王莽效法周公辅佐周成王故事。王政君认为不可,但无力阻止。王莽遂辅佐孺子婴,自称是摄皇帝,厌恶他的人很多。王政君听闻后说:“众人所见者略同,我虽是一妇人,也知道王莽这样做必定会给自己招来灾祸,这种行为万万不可。”但王莽又更以各种祥瑞之兆做为天命,自立为帝,并将这些符瑞告诉王政君,王政君大惊。[18]
掷玺责莽
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王莽篡汉建立新朝,便让安阳侯王舜去向太后索取玉玺。王政君怒骂:“你们父子一家承蒙汉家之力,才能世世代代都得到富贵,既没有报答他们,又在他人托孤之时,趁机夺取国家,完全不顾恩义之道。为人如此,真是猪狗不如,天子怎么会有你们这种兄弟!而且如果你们自以为得到天命而成为新皇帝,想要改变正朔服制,就应该自己做新的玉玺,流传万世,为何想要得到这个亡国的不祥玉玺?我不过是个汉家的老寡妇,随时都可能会死去,所以想要拿这颗玉玺陪葬,你们终究是得不到的!”王政君随即痛哭流涕起来,旁人也跟着垂泣。
王舜虽感到悲哀,但过了许久还是说:“臣等已经无话可说了,但王莽仍然一定要拿到传国玉玺,太皇太后您能到死都不拿出来吗?”王政君知道王莽是要威胁她,便将传国玉玺取出、砸到地上给王舜,为此传国玉玺还崩碎了一角,并说道:“我已经老死了,有你们这样的兄弟,我们王家今天是要灭族了!”王莽得到玉玺后非常高兴,在未央宫为王政君置酒设宴,大肆庆祝。[19]
后来又改王政君称号为“新室文母太皇太后”,并说既然汉朝已灭,太皇太后不得再侍奉元帝,遂毁元帝庙,改为“文母篹食堂”。因为王政君还在世,不便称庙,便称为长寿宫。[20]
王莽置酒请王政君到长寿宫。王政君前往,见元帝庙已被废弃,大惊。她哭着说:“这是汉家的宗庙,皆有神灵存在,是犯了什么罪让你毁掉!假设鬼神无知,修庙有什么用?如果有知,我原本是人家妃妾,怎能辱没先帝之庙来做为我用食的地方?!”她又私下向左右侍从说:“此人侮慢神灵,怎能长久得到上天保祐!”于是酒会不欢而散。[21]
自从王莽篡位后,知道王政君怨恨自己,常常刻意讨好王政君,但王政君却越来越不高兴。
王莽将汉朝制度都改去,而汉朝本来穿黑貂衣,王莽就改为穿黄貂,又将汉正朔伏腊日也改去。但是王政君却命令自己的官属穿黑貂衣,并且在汉朝的正腊日时独自与左右一起相对酒食。[22]
始建国五年(公元13年),王政君逝世,年八十四岁,与汉元帝刘奭合葬渭陵,王莽诏扬雄作诔文。

历史评价

班彪:“三代以来,《春秋》所记,王公国君,与其失世,稀不以女宠。汉兴,后妃之家吕、霍、上官,几危国者数矣。及王莽之兴,由孝元后历汉四世为天下母,飨国六十余载,群弟世权,更持国柄,五将十侯,卒成新都。位号已移于天下,而元后卷卷犹握一玺,不欲以授莽,妇人之仁,悲夫!”[24]
班固:“元后娠母,月精见表。遭成之逸,政自诸舅。阳平作威,诛加卿宰。成都煌煌,假我明光。曲阳歊歊,亦朱其堂。新都亢极,作乱以亡。”[25]
扬雄:“太阴之精,沙麓之灵,作合于汉,配元生成,著其协于元城。”[24]
王夫之:“亡西汉者,元后之罪通于天矣。论者徒见其吝玺不予、流涕汉庙、用汉伏腊而怜之,妇人小不忍之仁,恶足以盖其亡汉之大憝哉!今有杀人者,流涕袒免而抚其尸曰:吾弗忍也,而孰听之?……老妖(指王政君)不死,日蚀月齕,以殄汉而必亡之,久矣。故曰:罪通于天也。”[26]
蔡东藩:“孝元皇后,无傅太后之骄恣,又无赵氏姊妹之淫荒,亦可谓母后中之贤者。乃过宠王莽,使其罔上行私,得窃国柄,是则失之愚柔,非失之骄淫也。莽知元后之易与,故设为种种欺媚,牢笼元后于股掌之中。迨弑平帝而元后不察,迎孺子而元后不争,称摄皇帝、假皇帝而元后不问,徒怀藏一传国玺,不欲遽给,果何益耶?要之妇人当国,暂则危,久则亡。元后享年八十有余,历汉四世,不自速毙,宜乎汉之致亡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