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承乾_称心_怎么死的_简介

李承乾_称心_怎么死的_简介

中文名:李承乾
外文名: Lee Chengqian
别 名: 字高明
国 籍 :唐朝
民 族:汉族
出生地: 长安(今陕西西安)
出生日期: 武德二年(619)
逝世日期: 645年1月5日
职 业: 太子—郡王
主要成就: 欲图再行玄武门之事,因下人泄密而失败 、尝代父断理国事,举世称善。
爵 位: 皇太子、郡王
谥 号:愍
追 封 :恒山王、荆州大都督
父 亲: 唐太宗(李世民)
母 亲:长孙皇后[2]
同母弟弟:李泰、李治
同母妹妹: 长乐公主李丽质、城阳公主[8]
同母妹妹 :晋阳公主李明达、新城公主[9]

简介

李承乾(619年―645年1月5日),字高明,唐太宗李世民长子,[1] 母长孙皇后。[2]
唐太宗即位,立为太子,时年八岁,聪明可爱。[3] 但是年长后,由于有腿疾,稍微不良于行,对父亲阳奉阴违、对师长劝勉不耐,甚至曾派遣杀手刺杀自己的老师。同母弟弟李泰素有夺长之念,兄弟交恶。
贞观十六年(642年),李承乾却因为忌惮同样深得父亲宠爱且怀有谋嫡之心的胞弟李泰,在试图暗杀失败后,遂与汉王李元昌、城阳公主的驸马都尉杜荷、侯君集等人勾结,打算先下手为强起兵逼宫,结事情败露。
贞观十七年(643年)正月,太宗还表态太子虽有足疾,并不影响走路,何况太子有子,依照礼法,即使李承乾先死,也应该立李承乾的儿子李象。[2]
唐太宗为了保全这个爱子,以“泰(李泰)立,承乾(李承乾)、晋王(李治)皆不存,晋王(李治)立,泰共承乾可无恙也”这理由立李治为皇太子。[4-5]
在唐太宗保全下,他本人被判充军到黔州,参与政变的赵节、杜荷、侯君集皆处死。[6]
贞观十九年(645年)郁郁而终(墓志为贞观十七年十月一日(643年11月17日薨)[1] ,唐太宗为此罢朝,葬以国公礼。

出生
公元619年(武德二年),秦王妃长孙氏为李世民诞下了嫡长子。根据史书的记载,因为这位皇子生于太极宫承乾殿,故以此殿为名,取名李承乾,字高明。有人认为“承乾”二字虽为宫室之名,然而用作人名时却有着无比深意,承乾,承继皇业,总领乾坤之意。是以“承乾”一名当为唐高祖李渊为这个皇孙亲赐。[10]
公元620年(武德三年),(尚在襁褓中的)李承乾被封为恒山王。[11]
公元622年(武德五年),李世民将妻子长孙氏的侄子、长孙炽之孙长孙家庆任命为李承乾的侍读。[12-13]
公元624年(武德七年),李承乾徙封中山王。[14] 而李世民平定王世充后,将陆德明与孔颖达这两位儒学大师双双任命为秦王府十八学士,令他们教导李承乾儒学经典,[15-17] 所以李世民即位后,在册封太子的诏书中称承乾“早闻睿哲,幼观《诗》《礼》”,并非夸夸其辞。[18] 同年,李世民又将长孙家庆的胞弟长孙祥任命为李承乾中山王府的功曹。[19]
立为太子
公元626年(武德九年),[20] 李世民即位,是为太宗皇帝,十月癸亥,年仅8岁的李承乾被册立为太子。[21] 史书记载承乾“性聪敏”,“特敏惠”,“丰姿峻嶷、仁孝纯深”,太宗非常喜欢他,而李承乾作为大唐的皇太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万众瞩目的生活也就此开始了。[3]
公元629年(贞观三年),太子太师李纲因为脚疾只能乘着轿子进宫,于是李承乾亲自将自己的老师引上殿并恭恭敬敬地行礼,又向其虚心请教,态度极为礼敬。[22] 李纲病逝后,承乾又亲自为老师立碑。[23]
太宗爱子
公元630年(贞观四年)五月,唐太宗下诏令承乾“宜令听讼”,还说“自今以后,诉人惟尚书省有不伏者,於东宫上启,令承乾断决。”虽然只是“听讼”,不过可见唐太宗已经在有意识地锻炼承乾身为储君的政治能力了,而这时候的李承乾不过12岁。[24] 同年,尚书右仆射杜如晦病重,唐太宗令承乾亲自前去慰问。[25]
公元631年(贞观五年),李承乾原本定于二月行冠礼,不过唐太宗为了不夺农时,将冠礼改在了十月。[26] 同年,李承乾生病,而从来不信佛也不信道的唐太宗却请了道士秦英来为儿子祈福;等承乾病愈后,唐太宗又召度三千人出家,并特地修建了西华观和普光寺。[27-29] 还将狱中的囚犯减免了罪行,以此为儿子祈福。[30]
公元632年(贞观六年),唐太宗驾幸岐州,李承乾身为太子留京监国,八月李承乾来朝,唐太宗高兴之余大宴东宫官属,又赐帛各有差。[31]
公元633年(贞观七年),李承乾再次生病,唐太宗下旨请天竺高僧波颇为儿子祈福。承乾病愈后,太宗大喜之下赐了绫帛等六十段与及时服十具给波颇。[32] 同时也因为承乾多病,唐太宗为了不让他太辛苦,特别准许他不用多读书,只要和孔颖达评说古事即可。不过李承乾并没有借机放纵自己,反而更加展示出了经国安邦的卓越才能,有一次唐太宗让他试着写一写治国的策略,结果他很快便写满了三页纸,内容很有价值,唐太宗看了后非常得意地向侍臣们炫耀说:“先论刑狱为重,深得经邦之要也。”[33]
不过唐太宗也担心承乾“生长深宫,百姓艰难,都不闻见”,于是对太子左庶子于志宁、杜正伦等人说:“你们辅导太子,平常应该为他讲述百姓生活在民间的种种艰苦。……每当看到他有做得不对的地方,应该勇敢直谏,使他能有所获益。[34] 而李承乾亦十分好学,不仅令孔颖达撰《孝经章句》,[35] 还让颜师古注班固《汉书》解释详明,完稿后又郑重上表,唐太宗对此大加赞赏,将之珍藏进皇家的图书馆秘阁内,并赏赐颜师古古物二百段、良马一匹。[36]
公元634年(贞观八年)二月乙巳,太子李承乾加元服,唐太宗因此大赦死罪以下,赐五品以上子为父后者爵一级,天下大酺三日,又大宴群臣,赐帛各有差。[37] 三月,唐太宗驾幸九成宫,九月丁丑,李承乾来朝。 [38] 同年,李承乾召诸硕德集弘文馆讲义,又念及“皇帝为寡人造寺,广召名德”一事,特意请了普光寺高僧释道岳前来,甚为礼遇。[39]
公元635年(贞观九年)正月甲申,李承乾娶秘书丞苏亶长女苏氏为太子妃,唐太宗为此大宴群臣,赐帛各有差。[40] 五月庚子,唐高祖李渊病逝,居丧期间,唐太宗下诏令太子监国权知军国大事,而李承乾“颇识大体”“颇能听断”,干得相当出色。六月己丑,朝臣恳请太宗上朝听政,唐太宗应允,不过“细务仍委太子”,之后唐太宗每每外出巡幸时,都是由太子留京监国。[41]
母去子来
公元636年(贞观十年),长孙皇后渐渐病重,承乾忧心之下便请求大赦囚徒并度人入道,以期冀蒙福佑,却被长孙皇后断然拒绝。承乾于是不敢将请求大赦一事上奏,只告诉了自己的太子詹事房玄龄,朝臣闻之纷纷恳请大赦。虽然长孙皇后最终还是拒绝了大赦一事。[42] 但唐太宗却另辟蹊径,下令重修了三百九十多座废弃寺庙以此为爱妻祈福。[43] 然而如此感人肺腑的夫妻之情、母子之情,却终究还是没能从死神手中夺回皇后的生命。六月己卯,长孙皇后崩于立政殿,享年三十六岁。[44]
公元637年(贞观十一年)四月,李承乾于延兴寺造一切经。[45]
公元638年(贞观十二年)三月丙子,李承乾的嫡长子李厥出生,因为皇孙诞育之喜,唐太宗诏令天下见禁囚徒都降罪一等,内外官职事五品以上子为父後者,各加勋官一转,[46] 天下大酺五日,又大宴五品以上于东宫。[47]
同年,李承乾集诸官臣及三教学士于弘文殿,进行了一次极为成功的佛道儒三教学术交流,不仅太子本人“怡然大笑”,与会诸人也是“合坐欢跃”。[48]
公元639年(贞观十三年),唐太宗下诏令东宫置崇文馆。崇文馆,为贞观年间唐太宗专为太子李承乾所设置的学馆。崇文馆中的学士掌东宫经籍图书,以教授诸生,但凡课试举送,皆入弘文馆。[49]
不过这时候的李承乾随着年岁既增再加上患了足疾,开始叛逆起来。于是唐太宗“搜访贤德,以辅储宫”,先后挑选了十余位老臣、名臣出任东宫辅臣,如于志宁、李百药、杜正伦、孔颖达、张玄素、房玄龄、魏征等,又令刘洎、岑文本与马周递日往东宫,与太子承乾谈论。然而这些谏臣们却忽略了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样的教育方式是否适合李承乾,一味的进谏是否能够将承乾已经出现偏差的行为纠正过来?因为通观于志宁、孔颖达、张玄素等人的劝谏就能发现共同点——这三人几乎是比着上疏,而且措辞是一个比一个凶狠,言语一句比一句锋利,最后却根本得不到期望中的效果。
太子作为
公元640年(贞观十四年),李承乾不过盖个房子,于志宁便上疏批评他过于奢华;[50] 李承乾和宦官玩乐,于志宁又上疏批评他,甚至将他比作秦二世。[51] 相比之下孔颖达更是激烈,他只要觉得李承乾一有不对的地方就立马犯颜直谏,太子的乳母遂安夫人曾劝说过孔颖达,认为太子年龄既长,不宜总是当着面痛加批评指责,而孔颖达却表示我这样做“死无所恨”,结果是“谏诤逾切,承乾不能纳”。[52] 至于张玄素,那更是无时无刻不谏,言语之急切恨不得李承乾立刻听他的,至于结果如何更是可想而知了。
李承乾宠幸一名“美姿容,善歌舞”的太常乐人,并称他为称心。唐太宗闻之大怒,将称心杀死。李承乾非常伤心,在宫中为自己死去的男宠立室,让宫人日夜祭奠。李承乾在宫中为称心树冢立碑,并赠予官职,并经常为称心而哭泣流泪。自此,李承乾与父皇之间的隔阂更深了。[53]
公元641年(贞观十五年),李承乾私引突厥群竖入宫,再次惹来于志宁的上书。[54] 虽然李承乾因为害怕父亲知晓而只敢偷偷地暗着来,然而世上并没有不透风的墙,自己的儿子究竟在做些什么,唐太宗心里自然一清二楚。于是唐太宗下令让李百药等人侍讲于弘教殿,并嘱咐杜正伦要时时规劝太子注意言行。结果杜正伦在几次规劝无效后,便把太宗的话告诉了承乾,承乾一怒之下抗表闻奏,唐太宗对此十分不满,质问杜正伦“何故漏泄我语?”于是将杜正伦贬为谷州刺史,又左授交州都督,后来又因承乾谋逆一事,将之流放驩州。[55]
同年十二月,唐太宗驾幸洛阳,李承乾监国,尚书右仆射高士廉摄太子少师。[56] 庚子,唐太宗又命三品以上的嫡子皆出仕东宫。[57]
兄弟相争
公元642年(贞观十六年)二月,由魏王李泰主编的《括地志》完稿,唐太宗非常高兴,如获至宝,不仅将这部著作收藏进了皇家的藏书阁中,还接二连三地大肆赏赐李泰——先是赐“物万段”,紧接着又每月赏赐大量的财物,数量之多甚至超过了太子的规格,[58] 于是唐太宗干脆下诏取消了太子出用库物的限制。[59] 李承乾上表推辞,唐太宗答道:“汝家之冢嫡,国之储两,故有斯命,以彰有殊。……勉思守道,无烦致谢。”[60]
九月丁巳,唐太宗任命魏征为太子太师。[61] 而此时的李承乾对宫中的一名太常乐人大加宠幸,唐太宗知道后自然将之收杀,结果承乾悲痛之下一连几个月称病不上朝,甚至对屡屡劝谏他的张玄素等人意欲痛下杀手。[62] 然而就算是承乾胡闹成了这样,唐太宗也不曾动过废太子的念头,甚至煞费苦心地将魏征任命为太子太师。此举的目的就是意在告诉众人,他是绝不会废掉承乾这个太子。[61]
公元643年(贞观十七年),魏征病重,唐太宗亲自带着太子与衡山公主(永徽三年改封新城公主)到魏征的府邸探望。[63] 三月,左屯卫中郎将李安俨上表称:“皇太子及诸王,陛下处置,未为得所。太子国之本也,伏愿深思远虑,以安天下之情。”唐太宗则答道:我知道爱卿你的意思,我的儿子虽患脚疾,可依然是嫡长子,我怎能舍弃嫡子而立庶子呢?(在皇后只有一个儿子的情况下,那个儿子就是嫡子;在皇后生了多个儿子的情况下,其中年纪最大的一个就是嫡子,其余的是庶子。)[2]
爱子情深
通观历史上那些走上谋反之路并失败的皇子,下场往往只有身首异处这一种结局。但是轮到李承乾时,唐太宗却沉默了。
唐太宗并无易储的想法,然而李承乾却因为忌惮同样深得父亲宠爱且怀有谋嫡之心的胞弟李泰,在试图暗杀失败后,遂与汉王李元昌、城阳公主的驸马都尉杜荷、侯君集等人勾结,打算先下手为强起兵逼宫,结果事情败露。唐太宗心痛无奈之下,只得将其幽禁别室,又命司徒长孙无忌、司空房玄龄、特进萧瑀、兵部尚书李勣、大理卿孙伏伽、中书侍郎岑文本、御史大夫马周、谏议大夫褚遂良等参鞫之,事皆明验。[64]
承乾的所作所为固然让他感到失望,为了将爱子栽培成为合格的储君,自己付出了多少的心血与精力!然而责之切的背面也是爱之深,李承乾逼宫谋反固然大错特错,但唐太宗终究还是爱着这个儿子,实在忍不下心来杀了他,可是自己又不能公然带头违反法律规定,这该如何是好呢?最后唐太宗将这个棘手的问题拿到了朝上,扔给了诸位大臣——你们说说,该怎么处置承乾?结果没有一个大臣敢回答。
因为关于皇子谋反一事该如何处理根本就无需商讨,按律当诛。最后还是通事舍人来济站了出来,说:“陛下上不失作慈父,下得尽天年,即为善矣。”于是唐太宗下令,将李承乾废为庶人,流放黔州,总算是保住了爱子的一条性命。[65] 而来济也因为此事得到唐太宗的看重,官职不断得到升迁,不久就考功员外郎,次年便升迁中书舍人,与令狐德棻等人共同撰写《晋书》。[66]
尔后在重新立储之际,唐太宗深知“泰立,承乾、晋王皆不存;晋王立,泰共承乾可无恙也”,于是果断立了年幼却性格温和的李治为太子,目的就要能够同时保住承乾、李泰、李治这三个心爱的儿子。[4] [5]
同年四月庚辰,李元昌赐令自尽,杜荷、侯君集等人尽皆伏诛,[67] 惟独主犯李承乾只被废为庶人。唐太宗在《废皇太子承乾为庶人诏》中感慨道:“况乎冢嗣,宁不锺心!”然而承乾这个曾经被寄予了深切厚望的儿子,终究还是叫他失望了。庚寅,唐太宗亲谒太庙,以谢承乾之过。九月癸未,承乾徙居黔州。[6]
公元644年(贞观十八年)十二月辛丑,李承乾卒于黔州,唐太宗为之废朝,并葬之以国公礼。

全唐文
立中山王承乾为皇太子诏
尚书奏议:以为少阳作贰,元良治本,虔奉宗祏,式固邦家。中山王承乾。地居嫡长,丰姿峻嶷;仁孝纯深,业履昭茂,早闻睿哲,幼观《诗》、《礼》;允兹守器,养德春宫。朕钦承景业,嗣膺宝位,宪则前王,思隆正绪,宜依众请,以答佥望。可立承乾为皇太子。[68]
令皇太子承乾听讼诏
皇太子承乾,宜令听讼,在兹恤隐。自今以后,诉人惟尚书省有不伏者,於东宫上启,令承乾断决。今若有固执所见,谓理不尽,然后闻奏。[69]
命皇太子权知军国事诏
朕以不天,夙罹偏罚,假息旦暮,分沈苫壤。仰赖先皇慈恩鞠育,爰自幼年。至於成家,未及弱冠,仍属乱离。翼奉义旗,身当矢石,克平多难,任居藩屏。遂复委以万机,膺庇景命。祗惧虚薄,弗克负葆,日夜兢兢,不遑宁宴。加以气患,屡幸九成,晨昏定省,废於朝夕。今岁停行,尽行养礼,不谓殃罚深重,大行崩背。号天叩地,无所逮及,伏奉遗诏,追迹汉文。以日易月,降其常期,顾命之旨,诚不可违。然三年之丧,自天子达,殷周以来,罔弗遵用,汉文变古,有乖前式。且慈颜日远,忻谒无由,俯就之文,理即遵奉。然朕之情切,不可循前,荼毒之心,何可堪忍。皇太子承乾,文过志学,秉性聪敏,频年治国,理务允谐。今欲於东宫平决,朕得尽哀庐室,终其丧纪,望群公卿士,股肱王室。兴言及此,唯增哽绝,朝多君子,恕朕哀心。[69]
皇太子用库物勿限制诏
储贰不会,自古常式。近代以来,多为节限,求之故实,深非事宜,自今皇太子出用库物,所司勿为限制。[70]
答皇太子承乾诏
汝家之冢嫡,国之储两,故有斯命,以彰有殊。入学齿胄,则君臣之义也,同之府库,实父子一体也。是以君子富而不骄,谦而受益,奢则不孙,以约失之者鲜矣。勉思守道,无烦致谢。[70]
废皇太子承乾为庶人诏
肇有皇王,司牧黎庶,咸立上嗣,以守宗祧,固本忘其私爱,继世存乎公道。故立季历而树姬发,隆周享七百之期;黜临江而罪戾园,炎汉定两京之业。是知储副之寄,社稷系以安危;废立之规,鼎命由其轻重。详观历代,安可非其人哉!
皇太子承乾,地惟长嫡,位居明两,训以《诗》、《书》,教以《礼》、《乐》。庶宏日新之德,以永无疆之祚。而邪僻是蹈,仁义蔑闻,疏远正人。亲昵群小,善无微而不背,恶无大而不及,酒色极於沈荒,土木备於奢侈。倡优之技,昼夜不息;狗马之娱,盘游无度。金帛散於奸慝,捶楚遍於仆妾,前後愆过,日月滋甚。朕永鉴前载,无忘正嫡,恕其瑕衅,倍加训诱。选名德以为师保,择端士以任宫僚。犹冀中人之性,可以上下;蟠木之质,可以为容。愚心不悛,凶德弥著。自以久婴沈痼,心忧废黜,纳邪说而违朕命,怀异端而疑诸弟。恩宠虽厚,猜惧愈深,引奸回以为腹心,聚台隶而同游宴。郑声淫乐,好之不离左右;兵凶战危,习之以为戏乐。既怀残忍,遂行杀害。然其所爱小人,往者已从显戮,谓能因兹改悔,翻乃更有悲伤。行哭承华,制服博望。立遗形於高殿,日有祭祀;营窀穸於禁苑,将议加崇。赠官以表愚情,勒碑以纪凶迹,既伤败於典礼,亦惊骇於视听。桀跖不足比其恶行,竹帛不能载其罪名。岂可守器纂统,承七庙之重;入监出抚,当四海之寄。承乾宜废为庶人。朕受命上帝,为人父母,凡在苍生,皆存抚育,况乎冢嗣,宁不锺心。一旦至此,深增惭叹。[71]
册苏亶女为皇太子妃诏
配德元良,必俟邦媛,作俪储贰,允归冠族,秘书丞苏亶长女,门袭轩冕,家传义方,柔顺表质,幽闲成性,训彰图史,誉流邦国,正位储闱,寔惟朝典。可皇太子妃,所司备礼册命,主者施行。[72]
册苏亶长女为皇太子妃文
惟尔秘书丞苏亶长女,族茂冠冕,庆成礼训,贞顺自然,言容有则。作合春宫,实协三善,曰嫔守器,式昌万叶。备兹令典,抑惟国章。是用命尔为皇太子妃。往,钦哉!其光膺徽命,可不慎欤!

人物评价

纵观李承乾之一生,可以看到唐太宗虽然作为大唐帝国高高在上的天子天可汗,但是在面对自己最心爱的儿子时,却只如同天底下千千万万个最普通的父亲一般,细心栽培耐心教导,特别是自己的这个爱子将要继承自己的帝业,唐太宗更是花费了大量的心血与精力。
承乾不足6岁时,唐太宗便让赫赫有名的儒学大家陆德明教导他;承乾12岁时,唐太宗便开始有意识地培养其处理政务的能力;在承乾年岁渐长不循法度后,唐太宗煞费苦心地想要将他引回正道,甚至一听说有人猜测承乾的储位不稳,立马将魏征任命为太子太师以绝众望;哪怕后来承乾犯下了谋逆这等滔天大罪,唐太宗失望之余仍要绞尽脑汁保住他的性命,甚至在改立太子时满心都在为自己的这三个爱子做打算。[5] [4]
失去了太子之位的承乾没过多久便郁郁而终。而唐太宗对这个自己曾经寄予厚望的爱子的离世究竟有多悲痛,今天的我们已经很难知晓了,但是据说就在承乾去世后的这一年,唐太宗写下了一首《秋日即目》:
爽气浮丹阙,秋光澹紫宫。
衣碎荷疏影,花明菊点丛。
袍轻低草露,盖侧舞松风。
散岫飘云叶,迷路飞烟鸿。
砌冷兰凋佩,闺寒树陨桐。
别鹤栖琴里,离猿啼峡中。
落野飞星箭,弦虚半月弓。
芳菲夕雾起,暮色满房栊。
无论是惟见秋菊点缀花丛的寂寞冷清,还是别鹤、离猿这些意象所象征的哀愁,无不在暗示着唐太宗对已离开人世的爱子的深深思念。只是承乾已逝,曾经备受万众瞩目的大唐太子再也不会回来了。
公元739年(开元二十七年),李承乾的嫡孙李适之出仕唐玄宗,李适之因为祖父谋反被废,父亲李象又遭武后所黜,葬礼有阙,于是上疏请求归葬昭陵之阙内。唐玄宗于是下诏追赠李承乾为恒山王、荆州大都督,谥曰愍,陪葬昭陵;又一并追赠了李适之之父李象为越州都督、郇国公,伯父李厥及亡兄李玭等人也“并有褒赠”,“褒册典物,焜照都邑,行道为咨叹”。[73]
事隔数十年,李承乾终于重新回到了父母的身边,长眠于昭陵,自此永远陪伴在父母亲身侧,再不分离。

轶事典故

《西安通览》
相传唐贞观年间,射得一鹿,治愈太子之病,筑庙祀神鹿,该地被命名为神鹿坊,故以此遗址命名为神鹿立交。

家庭成员

祖父母
祖父:唐高祖李渊
祖母:太穆皇后窦氏
外祖父母
外祖父:唐齐献公长孙晟,隋右骁卫将军。[74]
外祖母:高氏,北齐清河王高岳之孙女,高劢之女,申国文献公高士廉之妹。[74]
父母
父亲:唐太宗(李世民)
母亲:长孙皇后。[74]
舅舅:长孙无忌。[75]
妻子:太子妃苏氏(苏亶长女)[76]
同母弟弟
濮恭王李泰[77-78]
唐高宗李治[79]
同母妹妹
长乐公主李丽质,嫁长孙无忌之子长孙冲。[80]
城阳公主,[8] 初嫁杜如晦之子杜荷,后改嫁薛瓘。
晋阳公主李明达。[9]
新城公主,嫁长孙诠。[81]
子女
李象,贞观八年出生,庶出,蕲春郡太守,赠越州大都督,封郇国公。[82] [83-84]
李医,贞观八年到贞观十二年之间出生,庶出。这孩子可能一生下来身体就不怎么好,所以取名叫李医。结果还是木活到成年就死了。
李厥,字厥卿,贞观十二年三月二十七日出生,嫡出,鄂州别驾,赠使持节青州诸军事、青州刺史、宗正卿。妻王守礼女王憍梵。[82] [85-86]
孙子
李玭,李象儿子,太子詹事,赠秘书监,右武卫大将军。[82] [84] [87]
李静,李象之子,〇〇别驾、赠使持节齐州诸军事、齐州刺史。[82]
李适之,名昌,字适之,后以字行,李象之子,光禄大夫行宜春郡太守渭源县开国公,妻子许氏。[86]
李昶,李厥之子,汉州刺史、左右羽林将军。[82] [88]
李旭,李厥之子,扶风郡太守。[82]
李艇,李厥之子,汉州刺史、左右羽林将军。
孙子
李真,李玭之子,尚书左垂。[87]
李廙,李玭之子,755年为文部员外郎(就是礼部员外郎)--肃代时做过给事中、河南尹、江华太守(就是道州,约757年)、尚书左丞、太子左庶子,银青光禄大夫上柱国陇西县开国公之子,尚书左丞。[84]
李雪,李适之之子,朝议大夫、太常承,终巴陵郡别驾。[88]
李粹,李适之侄子,汲郡长史。[86]
李黯,李适之侄子,大理评事。[86]
李震,李适之侄子,蜀郡功曹参军。
李江,李适之侄子,永嘉郡太守。[86]
李冰,李适之侄子,司议郎。[86]
李泳,李适之侄子,少府监丞。[86]
李廙,李适之侄子,文部员外郎。[86]
李泽,李昶长子,河南府长水县令。[86]
李液(字德润),李昶次子,历任汜水县令、寿安县令,加朝散大夫,于756年死于安史之乱,追赠卫尉卿,妻为荥阳郑孝式女,有女三个,长女嫁南阳恒州长史邓承裕;次女嫁太子洗马郭弼,小女出家。[86]
李怀,李昶之子,朝议郎、河中府临晋县令,原配为许州长社县令郭正则女郭氏,继室婺州金华县丞褚晹女有儿子,长子李悦,前抚州录事参军,娶同州别驾太原王滔女王氏,次子李侃,弘文馆明经。[86]
李浑,李昶之子,李液弟弟。[86]
曾孙
李位,李廙之子,邕州经略使,妻子为邕州经略使陈昙女陈氏,有两女嫁博陵崔行俭、荥阳郑师贞。[87]
李鼎,李雪之子。[86]
李慎,李怀侄子,奉议郎、右武卫录事参军。[86]
玄孙
李惬,李泽之子,京兆府兵曹参军。[88]
李冲,字大受,李位之子,乡贡进士,妻子为范阳卢氏。[87]
后代
李立则,李惬之子,检校户部员外郎、兼侍御史、赐绯鱼袋。[88]
李氏,李立则女,夫严愈,太和八年八月一日,在长安宣平里私宅去世,享年26岁。[88]

艺术形象

文学形象
《乐游原上》作者:小伊essy

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