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吉_简介_牛喘_问牛

丙吉_简介_牛喘_问牛

本 名 :丙吉
别 称 :邴吉、丙定侯、丙博阳
字 号 :字少卿
所处时代: 西汉
民族族群: 汉人
出生地 :鲁国(今属山东)
去世时间: 公元前55年
主要作品: 《奏记霍光议立皇曾孙》《与魏相书》
主要成就: 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
官 职: 丞相
封 爵 :博阳侯
谥 号: 定
典 故: 丙吉问牛

简介

丙(或作邴)吉(?—前55年),字少卿。鲁国(今属山东)人[1] 。西汉名臣。少时研习律令,初任鲁国狱史,累迁廷尉监。汉武帝末奉诏治巫蛊郡邸狱,期间保护皇曾孙刘询(汉宣帝)。后任大将军霍光长史,建议迎立汉宣帝,旋封关内侯。地节三年(前67年),为太子太傅,迁御史大夫。宣帝即位后,口不言保护之功,朝臣及宣帝都不知情。元康三年(前63年),宣帝得知实情后,封丙吉为博阳侯。神爵三年(前59年)任丞相。政尚宽大。掾史不称职,辄给长假以去。五凤三年(前55年),丙吉去世,谥号定。为麒麟阁十一功臣之一。

营救宣帝
丙吉因研究律令,担任鲁国狱史,因功逐渐升迁后担任廷尉右监。因牵连罪案免职,回到州里做了从事。[4]
征和二年(公元前91年),巫蛊之祸发生,丙吉因为原来是廷尉右监被征召到朝廷,汉武帝命他治理巫蛊于郡邸狱。当时汉宣帝刘询出生几个月,因为是皇曾孙,被卫太子刘据事牵连关在狱中,丙吉看了很同情他,心知太子无事实证明有罪,特别同情曾孙无辜,挑选谨慎厚道的女囚徒,命令她护养刘询,放在宽敞干燥的地方。丙吉处理巫蛊案件,连续多年不能结案。[5]
后元二年(公元前87年),武帝病重,往来长杨、五柞宫之间,望气的人说长安狱中有天子气,武帝便派使者分别登记监狱中关押的人,不分轻重一律都杀掉。内谒者令郭穰夜晚到郡邸狱,丙吉闭门拒绝使者进入,说:“皇曾孙在,别的人无辜杀死都不可,何况皇上的亲曾孙?”双方相持到天明,郭穰不能进去,于是回去报告武帝,并弹劾丙吉。武帝也醒悟了,说:“这是天的保佑。”于是大赦天下。郡邸狱关押的人独赖丙吉得生,而大赦之恩又遍及天下。刘询重病,几次几乎死去,丙吉多次嘱咐护养他的乳母好好用药治疗,照顾刘询很有恩惠,用私人财物供给他的衣食。[6]
匿功不言
后来,丙吉担任车骑将军市令,升任大将军长史,大将军霍光很看重他,调到丙吉至朝中担任光禄大夫、给事中,汉昭帝驾崩后,没有继承人,大将军霍光派丙吉迎昌邑王刘贺即位。[7]
刘贺即位后,因为行为不守法度被废,霍光与车骑将军张安世等大臣商议立国君的事未定。丙吉向霍光陈述说:“将军侍奉孝武帝,受襁褓属托,任天下重任,孝昭皇帝早崩无后人,海内忧惧,想快点知道继承的国君。发丧之日按天意拥立新君,但所立的不是理想的人,又以大义废除了他,天下没有人不心服的。当今国家宗庙群生之命在将军一举。我在众庶中打听,考察他们说的,同宗诸侯在位的,没有谁在民间有声誉的。而遗诏所养武帝的曾孙刘病已在掖庭外百姓家,我以前让他寄居郡邸时,他年幼,现在十八九岁了,精通经术,有才能,办事稳重又有礼节。希望将军仔细考察并用占卜参证,先让他入宫侍奉太后,令天下人清楚地知道,然后再决定大策。”霍光听后,便派宗正刘德与丙吉到掖庭迎接刘询。刘询即位后,赐丙吉爵关内侯。丙吉为人极厚道,不夸耀自己。从刘询即位以来,丙吉绝口不谈以前对刘询的恩德,所以朝廷没有人能知道他的功劳。[8]
受封博阳
地节三年(公元前67年),刘询立刘奭(即汉元帝)为皇太子,丙吉任太子太傅,数月后,调任御史大夫。霍氏被诛后,刘询亲政,检查尚书省。这时,掖庭宫婢女中名则的让她丈夫上书,陈述曾经有护养刘询的功劳。奏章下给掖庭令考问,则的供辞说当时丙吉知道情况。掖廷令把则带到御史府给丙吉看。丙吉认识,对则说:“你曾经犯过养皇曾孙不谨慎的过错,挨过板子,你哪里有功?独有渭城的胡组、淮阳的郭征卿有恩罢了。”丙吉分别上奏胡组、郭征卿供养曾孙的劳苦情况。宣帝诏令丙吉寻找这两个人,她们已经死了,有子孙,都受到厚赏。刘询下诏免去则的奴婢身份为庶人,赏钱十万。刘询亲自问丙吉,才知丙吉对自己有旧恩,而丙吉终究不肯说。刘询认为丙吉很厚道,便下诏给丞相说:“朕低微时,御史大夫丙吉对朕有旧恩,他的德行很美。《诗经》说过,无有恩德不报答的。应当封丙吉为博阳侯,食邑一千三百户。”准备封侯时,丙吉病重,刘询准备派人加绶封地,赶到他活着的时候。刘询担心丙吉病了不能再起来,太子太傅夏侯胜说:“这个人不会死的。臣听说有阴德的人,一定享受他的快乐并影响到子孙。现在丙吉还没有得到报答就病得很重,但不是致命的病啊。”后来丙吉果然病好了。丙吉上书坚决谢绝封侯,陈述不应凭空名受赏。刘询回答说:“朕封您,不是空名,而您上书归还侯印,是显示朕不道德啊。当今天下太平,您还是集中精神,少思虑,延医吃药,自己保重。”[9]
宽宏大量
神爵三年(公元前59年)三月,丞相魏相去世。四月,丙吉接替魏相担任丞相。丙吉本来是从狱法小吏兴起的,后来学习《诗》、《礼》,都通晓大义。等到居相位,崇尚宽厚,喜欢礼让。丙吉的掾史有罪过,不称职,丙吉就给他休长假,让他自己离开职位,终究没有查证落实的。门客中有人对丙吉说:“君侯做汉相,奸吏营私,然而没有受惩处的。”丙吉说:“如果三公官府有被惩处的官吏,我自己就不识大体了。”后来代丙吉为相的,于是把它作为旧制,公府不惩处属官,从丙吉开始。丙吉对掾史尽力掩饰过失表扬好的。[10]
临终荐贤
五凤二年(公元前56年)春,丙吉病重。刘询亲临问候丙吉,说:“您如有不测,谁可以代您?”丙吉推辞说:“群臣的德行才能,明主尽知,愚臣不能辨别。”刘询反复询问,丙吉才顿首说:“西河太守杜延年精通法度,了解国家旧日的典章制度,以前任九卿十余年,现在郡里治理好,有才能而闻名。廷尉于定国执行法令细致公正,天下人认为自己不会受冤。太仆陈万年侍奉后母孝顺,敦厚纯朴表现在行动的各个方面。这三个人才能都在臣之上,希望皇上考察。”刘询认为丙吉的话都对,就答应了。[11]
五凤三年(公元前55年)正月二十六日,丙吉去世,谥号定侯。[12] 丙吉去世后,黄霸、杜延年、于定国、陈万年等人在官位都很称职,刘询因此称赞丙吉知人。[13]
福延子孙
汉元帝时,长安有一个与士为伍名叫尊的人上书申诉说明丙吉的功劳,请求恢复其子丙显被剥夺的爵位和食邑。元帝便免去丙显的官职,削去食邑四百户。后来又用他做城门校尉。丙显死后,子丙昌继承爵位为关内侯。[14]
汉成帝时,整理旧功,以丙吉旧恩最重,鸿嘉六年(公元前20年),下诏给丞相、御史说:“听说奖励功德,使断绝了的世代系统接起来,这是重宗庙,扩大贤圣的途径。原博阳侯丙吉因旧恩有功封的,现在祭祀断绝,朕很哀怜。奖励美德到子孙,古今普遍适用的道理,希望封丙吉孙中郎将关内侯丙昌为博阳侯,尊奉丙吉后人。”封国断绝了三十二年又接起来了。丙昌将爵位传给儿子到孙子,王莽时才断绝。

历史评价

班固:①孝宣承统,纂修洪业,亦讲论六艺,招选茂异,而萧望之、梁丘贺、夏侯胜、韦弘成、严彭祖、尹更始以儒术进,刘向、王褒以文章显,将相则张安世、赵充国、魏相、丙吉、于定国、杜延年,治民则黄霸、王成、龚遂、郑弘、召信臣、韩延寿、尹翁归、赵广汉、严延年、张敞之属,皆有功迹见述于世。[16] ②古之制名,必繇象类,远取诸物,近取诸身。故经谓君为元首,臣为股肱,明其一体,相待而成也。是故君臣相配,古今常道,自然之势也。近观汉相,高祖开基,萧、曹为冠,孝宣中兴,丙、魏有声。是时,黜陟有序,众职修理,公卿多称其位,海内兴于礼让。览其行事,岂虚乎哉![17]
权德舆:在汉孝宣,厉精理道,则有魏相通故事,丙吉知大体,百职修明,中兴有声。[18]
李德裕:麟之为瑞也,仁而不触,玉之为宝也,廉而不刿,恕以及物,善不近名,高朗令终,天下无怨,似丙博阳者,王丞相、郑丞相有之矣。[19]
宋庠:吉徒知暑近而失时,不知政败而伤气。徒知小事之不问,不知庶职之已隳。...诗曰:“白圭之玷,尚可磨也。斯言之玷,不可为也。”其丙吉之谓乎!后之者,或以不撄物务为高,不治政事为达,生灵殄瘁,移过于有司,岩廊拱黙,自安于高位。晋魏而下,清谈丧国者,未必不源于是也,可讥也哉。[20]
洪迈:萧、曹、丙、魏、房、杜、姚、宋为汉、唐名相,不待诵说...萧何且死,所推贤唯曹参;魏、丙同心辅政;房乔每议事,必曰非如晦莫能筹之;姚崇避位,荐宋公自代。唯贤知贤,宜后人之莫及也。[21]
罗璧:陈平为宰相,不问钱、谷、讼狱,丙吉为宰相,不问横道死人,但以镇国家、理阴阳、亲诸侯、附百姓为事,汲黯为九卿,拾遗补过,范文正公所至为政,敦礼教、厚风俗,皆识其大者也。[22]
陈普:污茵驭吏习边方,阿保宫人畏霍光。丞相马前人蹀血,病牛何足累阴阳。[23]
叶盛:黄霸只是州郡之才,为宰相而事钩距,固无如许精神,天下亦将无所容,而弊将不胜其多矣。若丙吉,则又伤于大鹘突。易曰:“易简,得天下之理。”孟子曰:“智者行其所无事。”宰相之道,其在是乎?[24]
冯梦龙:若丙吉不问道旁死人而问牛喘,未免失之迂腐。
归有光:君德赖以培养,生民赖以滋息,社稷赖以镇定,此忠厚之臣也。其在于古,若偿金、脱骖、翻羹、唾面之类,皆可以言忠厚也。其大者,则如曹参、周勃、丙吉、狄仁杰、郭子仪、裴度、吕端、王旦、韩琦之徒是也。[25]
林时对:国之任相,犹室之任栋;用匪其材,鲜不颠覆。虽云大厦将倾,非一木能支;然转亡为存、图危于安,不乏斡旋补救之术。如危而不持、颠而不扶,则将焉用彼相矣。古来旁求爰立、或取诸梦卜、或起自屠钓,咸能光复启宇,祀夏配天。无论汉、唐、宋全盛,萧、曹、丙、魏、房、杜、姚、宋,洎韩、富、范、欧、司马诸公,克奏戡定敉宁之略。...国以一人兴,岂不诚然哉![26]
王夫之:使得丙吉之量,宋璟、张九龄之节,韩琦之忠,姚崇、杜黄裳之才,清本源,振纲纪,以纳之于高明弘远之途,汉其复振矣乎![27]
《历代群英歌》:靖边赵充国,制治魏丙精。

驭吏吐茵
丙吉的驾车人好喝酒,常无节制地纵饮,曾随他外出,醉后呕吐在丞相车上。西曹主吏报告丙吉,要将那人弃逐,丙吉说:“因为醉酒的过失驱逐士,将使此人在何处容身?西曹你只管忍让他,这不过是弄脏了丞相车褥罢了。”结果没弃逐车夫。这个驾车人是边郡人,熟悉边塞发奔命警戒以备非常的事,曾一次外出,看见驿骑拿着赤白口袋,是边郡发奔命书的快马到了。驾车的于是跟随驿骑到公车打听,知道是外敌侵入云中、代郡,赶快回府见丙吉报告情况,并说:“恐怕外敌侵入边郡,二千石一级长吏有年老生病受不住兵马灾难的,应可预先看顾。”丙吉认为此话很对,便召东曹察看边郡长吏,记下那些人。还未察看完,刘询下诏召见丞相、御史,拿敌人侵入边郡长吏的情况问他们,丙吉一一回答,而御史大夫仓促不能详知,因此被责备。而丙吉被称做能时刻忧虑边事不忘职守,原来是靠驾车人的力量。丙吉感叹说:“士没有不可容的,能各有长处。假如丞相不先听到驾车人的话,怎么会有被奖励的可能呢。”掾史由此更加认为丙吉贤能。[29]
丙吉问牛
丙吉一次外出,碰上争道群斗,死伤的人横路,丙吉经过却不问,掾史独自奇怪。丙吉向前走,碰上有人赶牛,牛喘气吐舌,丙吉停下来,派骑吏问那人:“赶牛走了几里路?”掾史独自认为丞相前后失问,有的因此指责丙吉。丙吉说:“百姓斗殴死人,有长安令、京兆尹管,我只一年一次检查他们的政绩优劣,上奏皇上或赏或罚而已。宰相不过问小事,但春日未热,牛喘气吐舌,恐季节失调,又有什么灾害,好预先防备,这是三公要管的大事,因此过问。”掾史才心服,认为丙吉识大体。[30]

后世地位

甘露三年(公元前51年),汉宣帝(刘询)因匈奴归降,回忆往昔辅佐有功之臣,乃令人画十一名功臣图像于麒麟阁以示纪念和表扬,丙吉位列其中。[31]
康熙六十一年(公元1722年),丙吉与历代功臣四十人从祀历代帝王庙,西汉诸臣入祀的还有刘章、魏相。

史书记载

《汉书·卷七十四·魏相丙吉传第四十四》

墓葬

位于西安市长安区新庄村东北约四五里的杜陵原东岸,原下即是浐河河道。墓坐北向南,占地宽广,宏伟高大。目测其封土高约十余米,墓基四周经步量各在50米长。从正面看,封土东西两边略高,中间向下塌陷,形似簸箕,当地群众称之为“簸箕冢”,也称作“塌冢“。清康熙《咸宁县志》所载“丙吉墓,鲍陂原南,俗呼‘塌冢’”。清康熙《咸宁县志》还附载明马元善《题丙吉墓》五言诗一首,诗曰:牛耕识相度,羊牧叹童蒙。此日君臣葬,当年婴杵功。悠悠浐水泮,膴膴杜陵东。露草秋藏兔,夕阳晚咽鸿。清嘉庆《咸宁县志》载:“丞相丙吉墓,在新庄村北二里,乾隆四十一年巡抚毕沅、知县丁尹志立石题墓,墓周二十四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