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祖娥_复原图_简介

李祖娥_复原图_简介

中文名 :李祖娥
外文名 : Li Zue
别 名 :可贺敦皇后
国 籍 :北齐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赵郡
信 仰 : 佛教
性 别 : 女

简介

李祖娥,生卒年不详,赵郡人,上党太守李希宗之女,北齐文宣帝高洋皇后。出生于著名的高门士族赵郡李氏,属于当时没有南渡的北方世家大族。李祖娥温婉可爱,才貌双全。被其父李希宗视为掌上明珠。李祖娥十几岁时,便倾国倾城,被丞相高欢选择嫁给当时还是太原公的高洋,明媒正娶,成为太原公夫人,以后更是步步高升。高洋建立北齐后,李祖娥变成可贺敦皇后。生北齐废帝高殷与太原王高绍德。
史书对她的评论是“容德甚美”。其父李希宗,曾在东魏、北齐王朝任过上党太守、御史等职。李家是没有南渡的少数几支北方著名世族,重视家教。因此,李祖娥具有优良的儒学文化修养。她十几岁时,已是天生丽质,花容月貌,鸟雀见了也要多叫几声,花儿见了也会收敛起绽放的勇气。

丈夫高洋
高洋是个鲜卑化的汉人,是权臣高欢的第二个儿子,重踝,相貌丑陋,还有严重的皮肤病,虽然少时看似痴傻不堪,实际上英明神武,聪慧睿智,在高欢诸子里才能第一,不亚于历史上任何一位雄主。创建北齐后,文宣帝高洋亲自带领北齐军队屡次大破北方诸族(如强盛一时的柔然,契丹,和山胡等),俘虏了数十万胡人男女,缴获牲畜达数百万头,又修筑长城九百多里,声威大振,时号:“英雄天子”。北方东西相对时,枭雄宇文泰看到高洋御驾的北齐军队的军容严整,击节赞叹,“高欢有子如此,虽死无憾”。文宣帝在位期间,他改革建制,整顿吏治,开创齐律,鼓励民业发展,天宝十年北齐政治清明,使得国力渐渐恢复,居三国之首。虽在政治上高洋很有作为,但他的私生活却叫人瞠目结舌,即使是莎士比亚复生,也写不尽高洋一生的歇斯底里。
高洋喜欢酗酒,酒醉后动辙杀人为戏,嫔妃和大臣遭殃的不在少数。他有一位宠妃薛氏,本来是高洋堂叔高岳家的歌妓,高洋没有嫌弃薛氏出身低贱,将之纳为妃子,连带薛氏的姐姐也入宫受宠。薛氏的姐姐仗着圣眷甚隆,要求皇帝让自己的父亲当上司徒。高洋此时虽然昏暴,却公私分明,大怒,“司徒是朝廷的大官,岂是你求得到的?”就亲自用锯子把她锯死。高洋又怀疑薛氏与高岳有奸情,就用毒酒毒死了高岳,这样,高洋还不解恨,他亲自砍下薛氏的头,将之藏在怀中赴宴。酒席中,他拿出薛氏的头放在盘子里,在座众人大惊失色。他叫人取来薛氏的遗体,当众支解,取出薛氏的髀骨,制成一把琵琶,边弹奏,边饮酒,边哭泣,叹息,“佳人难再得”,伤痛不已。最后,他披头散发,哭着将薛氏下葬,用得是隆重的嫔妃之礼。
册封皇后
齐文宣帝高洋是其中最典型的暴君中的暴君,动辄痛殴嫔妃。“帝好捶挞嫔御,乃至有杀戮者”。但对于自己的妻子李祖娥,高洋却十分敬重,“唯后独蒙礼敬”。因此在高洋当皇帝的十年间,李祖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享尽了人世间的一切荣华。
高洋对待结发妻子总算感情深重,以前他的哥哥高澄大权在握的时候,时常调戏李祖娥,高洋深沉有大志,看在眼里却隐忍不发,拖着两条肮脏的鼻涕装傻,高澄曾轻蔑地说,“这样的男人也能够得到富贵,相书上怎么说得通”。高洋当上了皇帝以后,宗室高德正屡次劝说,希望高洋能立段昭仪为皇后,以亲近勋贵大臣。段昭仪的父亲是武威王段荣,曾与高欢一起出生入死打天下,段昭仪的母亲娄氏是高洋母亲娄太后的姐妹,段昭仪与高洋算是中表之亲,但是,高洋排除一切阻力,依照汉、魏以来的习惯,册封结发妻子李祖娥为皇后。高洋虽然对李祖娥恩深爱重,有时却免不了狂性大发,做出令人咋舌的事情来。
有一次,高洋驾临李氏的娘家,喝得酩酊大醉,对准李祖娥的母亲崔氏就射了一箭,接着,用马鞭乱抽,打了崔氏一百多下,崔氏血流满面,家人苦苦求饶,高洋破口大骂,“我醉时连亲娘都不认,何况你这个老婆子”。李祖娥的姐姐名叫李祖猗,是魏安乐王元昂的妻子,长得也很漂亮,高洋看中了她,常常和她苟合,还想将她纳为昭仪。为了去掉元昂这个眼中钉,高洋把元昂召进宫里,射了元昂一百多箭,直到把元昂射成刺猬一般, 血流满地而死。元昂死后,高洋把李祖猗带回后宫,准备纳为昭仪。李祖娥闻讯赶来,哭天抢地,扬言要把皇后之位让给姐姐,娄太后也出面干涉,高洋才放过李祖猗,李祖猗如愿以偿脱离魔掌。
高洋的哥哥高澄娶得是孝静帝的妹妹冯翊公主元氏,容色美丽,性情和顺。高澄死后,高洋念及旧怨,毫不迟疑地把嫂子给奸污了,高洋的母亲娄太后出面责备,高洋竟然扬言要把母亲嫁给鲜卑奴仆。高洋还想染指父亲的小老婆尔朱英娥,尔朱英娥抵死不从,被他一刀杀死。
高洋杀尽元氏男性宗室后,把许多嫁给高家的元氏妇女抓来,让左右侍从与她们进行集体滥交, 高洋则充当观众,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他赤身裸体,不时自己上阵肉搏。高洋还肆意闯进朝廷大臣家里,看到美貌女子,就来个霸王硬上弓,吓得一班朝臣不敢在家私蓄美女,有了美人只能往高洋的皇宫里送,可怜的美人儿往往成为高洋醉酒后祭刀的牺牲品。
高澄的女儿乐安公主嫁给尚书右仆射崔暹的儿子崔达孥。高洋问及公主婚事,公主说:“一家对我极其敬爱,只有婆婆不喜欢我!”高洋上门,问公主的婆婆李氏:“是否思念死去的丈夫?”,李氏回答,“无日不思”,高洋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去见他吧”,一刀砍下李氏的头颅,又命把尸体丢进河里。北齐灭亡之后,崔达孥竟把乐安公主杀了。
高洋如此喜怒无常,杀人无数,朝臣们只好弄些死囚进宫,在关键时刻顶替将要遭殃的大臣和嫔妃,可是高洋杀人太多,死囚不够用,只能把待审的犯人也顶替充数。就算这样,还是有很多大臣死于非命。
高洋对待太子总算存着一丝亲情,太子高殷是他和李祖娥生下的长子。高殷自幼学习儒学,温厚善良,礼贤下士,高洋嫌弃“太子得汉家性质”,不似自己,就让太子杀囚练胆,太子砍了几刀也没有砍掉囚犯的首级,高洋怒不可遏,拿起鞭子狠狠抽打太子,吓得太子得了忽发性的精神病。总算看在多年夫妻情份上,高洋没有废掉高殷的太子之位。
天保十年(公元559年),满手血腥的高洋得了怪病,无法进食,饿了几天之后,终于一命乌呼。临终之时,他担心年轻的太子无法应付众多窥视皇位的叔叔,一再嘱咐自己同父同母的兄弟高演和高湛好生扶持太子,最后又对高演说:“要夺就夺,但是不要杀他。”但是,事情的发展却不以他个人的意志为转移,等待李祖娥母子的是争夺皇位引起的惨烈命运。
子遭废杀
高殷继承大统,李祖娥成了皇太后,高洋的母亲娄昭君成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在朝中的势力远大于李祖娥这位皇太后,娄昭君又有高演和高湛几个亲生儿子,高殷的帝位岌岌可危。李祖娥找到朝中几位亲信大臣,商议废掉娄昭君,由李祖娥执政,将高演和高湛调离朝廷以架空二王的权利,然后设法杀掉。消息很快传到了娄昭君那里,娄昭君勃然大怒,“岂能让我们母子受这汉家女人的摆布”。娄昭君迅速采取了行动,高殷被废为济南王,被赶出皇宫,高演成了北齐皇帝。权利面前无亲情,叔叔最终没有放过侄儿,高殷很快遭到了杀害。李祖娥迁居昭信宫。
高演仅仅做了两年皇帝,就在一次狩猎中出了意外,坠马重伤,医治无效,不久就离开了人世。在娄昭君的主持下,高湛继承大统,成为新一任北齐皇帝。高湛册封长广王妃胡氏为皇后,以示恩宠,但是胡皇后的寝宫却是空着的,因为高湛睡在嫂嫂李祖娥的昭信宫里。本来李祖娥鉴于叔嫂名份,极力拒绝高湛的非份要求,但是,高湛一句话就让她放弃了抵抗,“你还想不想让你儿子活命?”,李祖娥只剩下最后一个儿子高绍德,这是她后半生的依靠和指望,没有了儿子,她就没有了一切。李祖娥成了高湛事实上的嫔妃,高湛搂着嫂子这位绝色美人,夜夜春色无边。没多久,李祖娥就怀孕了,肚子一天天膨胀,渐渐行动不便。对于肚子里这个没有名份的孩子,李祖娥既惊且惧。她整日闭门不出,也不许别人踏入昭信宫一步。高绍德思念母亲,上门探望,却被卫兵拦在宫门外。儿子无法体谅母亲的苦衷,站在宫门外大声叫骂,“儿子难道不知道吗,母亲的肚子大了,所以不肯见儿子。”,李祖娥羞愧难当,忍不住泪流满面。
女儿出世
李祖娥和高湛的女儿出世了,史书上记载李祖娥“生女不举”,这个女婴很可能是被李祖娥掐死的。高湛听到了消息,狂怒得像一头狮子,他没想到这个温顺的女人竟敢弄死自己的女儿。他马上叫人把高绍德押到昭信宫来,当着李祖娥的面,声嘶力竭地狂叫,“你敢杀我的女儿,我就杀你的儿子”,当场用刀柄把高绍德活活打死,李祖娥极力阻拦,却救不回儿子的性命。高湛听到李祖娥的哭叫,更加怒火中烧,他扒光李祖娥的衣服,用鞭子狠狠抽打她的裸体,打得她血肉模糊,连声惨叫,昏倒在地。高湛叫人把她装进绢袋,丢进沟渠,绢袋被李祖娥染得鲜血淋漓。过了很久,李祖娥才苏醒过来,此时,她已经万念俱灰。
不知所终
宫女们为李祖娥敷上药,用牛车把她送出宫去,李祖娥进了妙胜寺出家为尼。过了十几年,北周灭了北齐,李祖娥身在化外,仍然作为北齐皇族的一员被俘虏到北周。后来隋朝建立,李祖娥得以返回家乡赵郡,从此以后,史书上没有了她的记载。

家族成员

祖父:李宪。
父亲:李希宗。
兄长:李祖升,仕至齐州刺史,为徒兵所害。
兄长:李祖勋,其女为济南王妃李难胜。
弟弟:李祖钦,其一女为北齐皇帝高纬左娥英,另一女为琅玡王高俨正妃。

历史评价

李百药《北齐书》:①“容德甚美。”[3] ;②“后性爱佛法”[3]
鹅湖逸士《老狐谈历代丽人记》:①“北齐文宣皇后李祖娥,不幸生于季世,又嫁高氏无礼之家,迭遭污辱,几至玉碎花残。此殆上帝所谴,特令多受磨折,初非后性之不贞也。”[4] ;②“然论其独至之处,则汉后张嫣以淑静而绝艳,明后张宝珠以端严而绝艳,高后李祖娥以秀慧而绝艳,西施以靓雅而绝艳,昭君以丰整而绝艳;皆属亘古所无,所谓横绝千古之丽也。”

史籍记载

《北齐书·卷九·列传第一》[3]
《北史·卷十四·列传第二》[5]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二》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三》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六》
《资治通鉴·卷第一百六十八》

最新更新